中夏族民共和国剑庄,那使判官笔的男生用尽浑身解数

目录

目录

上一章 有德无仁

上一章 神踪侠影

第一十一章 招亲比武

第②十三章 风起中夏族民共和国

   
台上,一男一女打斗正酣,男士二十七八的岁数,赤面浓眉,体型健壮,持一对判官笔,女孩子穿紫衫,乌丝结辫,身姿高挑,挥一条细长的软鞭。此女眼波明媚,丽齿丰唇,虽无我们闺秀的方正华贵,但配以那身短打劲装,恰可显出她的英姿勃勃,若迎风盛开的姹紫桃花。

   
风轻云淡,古村墙角野花绽开,相较于城外略显喧嚣的江浪拍岸,江陵城安静而又宁静,它富有悠久动人的历史,近来却被逐步淡忘,偶尔瞥见的一两处不知是何朝代的古迹,就像是蓄意抖落尘埃,提示人们它曾有过的精良。

   
苏远观战几合,发现那女人民武装术根基不浅,软鞭有若银蛇,翻飞窜动,颇具章法,那使判官笔的汉子用尽浑身解数,大汗淋漓,却仍旧拿他不下。男人完全求胜,打到后来索性只攻不防,仗着皮糙肉厚硬挨鞭笞,若非农妇手下留情,早已体无完皮了。

   
江陵又名雍州,相传禹划九州时便已存在,春秋时熊围迁都于此,三国时美髯公守交州更使其名声赫然,而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剑庄就是孕育在这么的一片满世界之上。它的持有者虽似古宛城那么地位显赫,可它的外观却若现下的江陵,平淡无奇,难觅光鲜亮丽的颜泽。

   
紫衫女孩子见男生迟迟不肯认输,便收起软鞭跳出圈外,责道:“祁盛,你不是本姑娘的敌方,为何还要在那苦苦相抗?

   
“这正是礼仪之邦剑庄?”冷流云失望道,门口横匾上的字谈不上龙飞凤舞,只是草草写着“九州剑庄”四字。

   
那男子本就通红的脸立即变得更红了,抹了把额上汗水,道:“阿柔,自打八岁那年本人先是次遇见你,便下定狠心此生非你不娶,明日自笔者就算败了,也绝不会把你让与别人。”

   
袁柔点点头,她亦有几分怅然若失,却不是因九州剑庄,而是源自莫行烟。前几天江陵之行,除了这一个之外不辞而其他莫行烟外,其他江湖群雄皆有陪同而来,

   
紫衫女生一声怒哼,抬鞭猛抽在祁盛肩上,骂道:“作者袁柔不是你祁盛的私属,岂容你替作者决断终生幸福,快滚下台去吧。”那回未留情面,在祁盛身上留下一道血印。

   
正是晌猪时分,袁柔上前敲门,道:“请问华东军事和政院侠在吗?在下桃花骤雨袁柔,特来求见。”

   
祁盛却依然赖在台上,丝毫无离退之意,台下观者议论纷纭,只听壹个人喊道:“祁盛,你没本事还赖着作甚,没丢够你老子铁笔判官祁永岁的脸吗?”这个人嗓音高亢,话未断绝便跳到了擂台上。

   
一仆闻声而出,见来了如此多个人间英雄,不禁抱怨道:“小编说袁姑娘呀,你怎么又来了?都说了你家兄长未到过剑庄,你怎么便是不信吗?”

   
来人是一中年大汉,面容粗旷,手擒狼牙长棒。祁盛见是这厮,不住摇头,道:“秦大冲,你都快四十的人了,还来凑什么快乐,瞧你那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三粗的样,袁姑娘又怎会与你成亲入洞房?”

   
袁柔急速解释道:“华二小哥,你误会了,小编家兄长乃为奸人所害,现已精神大白,小编是专程上门致歉而来。”

   
秦大冲不敢苟同,道:“祁盛,你那话可就说错了,袁姑娘提亲可未有提及年龄限制,作者老秦于今单身,从未娶过媳妇,怎就不可能参与了?更何况笔者身为狼牙帮大当家,有横扫千军之勇,当年赶走了打家劫舍的恶匪马刚,保小编荆楚子民汉中,若能迎娶袁姑娘,也可算一双两好了。”

   
“原来是那样,那诸位快快请进。明天来捣乱的人太多,是自身闹心理了袁姑娘了。”仆人华二转忧为喜,看来今日赴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剑庄的并不只袁柔那多只人马。

   
“赶走马刚的分明是华东军政大学侠,你唯独是去看吉庆的而已。”祁盛正想多辩解几句,却被袁柔打断道:“秦掌门此言不假,只要能赢了本姑娘,答应三个必要,本姑娘随即就和秦掌门拜堂。”

    “哦?哪个人不自量力,敢来挑衅华东军事和政院侠?”杭升询道。

   
秦大冲闻言,心中窃喜,一抖手中狼牙棒,道了声请,示意袁柔出招。袁柔也不谦虚,软鞭挥动,三人战在一处。

   
“宫彻之子宫和,还有江湖四少爷中的陆伯霖,那多少人皆寄了信件,称今天要来登门挑衅。”华二一边在前带路,一边答道。

   
秦大冲武术要比祁盛高上过多,棒法7分刚三分柔,一丈长的狼牙棒在手中虎虎生风,来去自如,袁柔的软鞭则是柔中带刚,鞭身不与狼牙棒硬碰,而是避开棒身,专攻对方四肢腰腹。几个人斗了近五十余合,不分胜负。

   
陆伯霖?这多少个四剑负身的恬淡剑客浮今后了苏远日前,那种人决定是人中龙凤,只怕真有可能打败那位华东军事和政院侠。

   
袁软软鞭一收,忽跳出圈外,道:“秦帮主,不打了,你作者比赛虽未分胜负,但您这身武艺(英文名:wǔ yì),本姑娘钦佩,若再斗下去,你体力强于笔者,获胜是早晚之事,本姑娘认输了。”

    “宫彻有子嗣?”秦大冲嘀咕道。

   
秦大冲满面春风,却听袁柔续道:“只是秦帮主你还需承诺小编一事,只有应了那件事,本姑娘才允许和您拜堂成亲,结为夫妇。”

   
“此事有几分蹊跷,据小编所知,宫彻来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时年岁非常的小,之后数年也未迎娶女人过门,莫非宫彻未死于十七年前台州城外的这一场血战,而是娶妻生子,隐伏在了暗处。”杭升别有居心道。华云天凭击杀宫彻之功,居中原五豪门之首,若宫彻未死,其名声必大受影响。

   
秦大冲忙拍胸道:“袁姑娘,只要您不是让自家秦大冲做伤天害理,违背良心之事,作者秦大冲一定答应。”

   
忽听久未开口的庞陌幽幽道:“宫彻在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时有一子,十七年前的这一场血战,就是通过吸引,小编三哥庞阡加入其间,当初华云天若早点出手,笔者表弟未必会落得客死他乡的下台。”

   
袁柔面无喜色,缓言道:“那件事说来却也不利,笔者想让你陪本身去一趟江陵的中华剑庄,找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率先杀手华云天讨个说法。”

    杭升心念一动,细问详情,可庞陌却闭口不言了。

   
秦大冲本是志在必得满满,闻听此话,不由得倒退一步,道:“袁姑娘,你和华东军事和政院侠有什么恩怨,华东军大侠不仅是大家荆楚武林的首领,更是全数中国武林的自负,你怎会跟她生了逢年过节?”

   
九州剑庄的屋舍皆为砖瓦平房,一眼望去,院子里的樱花树显得高耸挺拔,时维七月花开,香气沁人心脾,白粉两色的花瓣儿迎风摇曳飞扬。树荫下一桌一椅,桌上一壶樱花酒,椅中安坐着一中年人,他穿着宽松的大褂,悠然端着酒杯,正自品酒赏花。

   
袁柔朗言道:“半月前,笔者四哥袁仁应华云天之邀,去江陵九州剑庄品美酒观赏樱花花。从景陵到江陵,骑马至多6日行程,小编小弟临行前曾与自家坦白,说至多13日便会回庄,可本身两次三番等了1二二十八日,四弟却如故未归,笔者与方四弟前去江陵询问,华云天称自个儿大哥未至,却偏偏被大家在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剑庄的院子里发现了本人哥哥的玉石印章,印章上竟还沾着血迹。”

   
华二来到中年人面前,躬言道:“老爷,仁德山庄的袁姑娘到了,她已查明了损害其四哥的真凶,前几日是来道歉的。”

   
说到那,袁柔从怀中取出印章,展于芸芸众生日前。那印章比人指略粗,在那之中一侧边角处,有相当分明的血痕,底有四字,“景陵袁仁”。袁柔神情渐转悲切,道:“笔者拿着这沾血的印章质询,可华云天却照样百折不回未见到自个儿三弟袁仁。笔者三弟显著是去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剑庄侨居,出发那日清晨,家中仆人亲眼看到笔者三弟出门,景陵到江陵官道太平,客商往来不断,也绝无半路遭人暗算的恐怕,故作者小叔子遇袭的地点只是只怕是炎黄剑庄,华云天之言明显是信口雌黄!”

   
中年人站出发,转过脸,他的风貌平时,衣衫质朴,和周遭的一草一木相反相成,似采菊东篱的山民,而不是名震天下的英雄。

   
啪得一声,袁柔的软鞭狠狠抽在地上,此鞭名为“无痕”,正是他的三弟袁仁亲赠。“近期本人表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柔自知武功低微,斗但是华云天这样的神州望族,故万不得已想出了比武表白的方式,正是想请武功高强的公允之士,陪作者一块去中夏族民共和国剑庄,找华云天讨个说法。”

   
袁柔朝那人施礼道:“华东军大侠,作者小叔子袁仁乃方德所害,笔者原先近视,错怪九州剑庄,明天是来赔罪的。”

   
秦大冲照旧摇头,道:“华东军大侠光明磊落,想当年在经济风险之际,救武林于水火之间,怎会有剧毒你兄长?作者想那当中定有何误会。”

   
那人就是中国第贰杀手华云天,他抬开头,望向那一树灿烂樱花,将杯中酒尽数洒到了树下,轻叹道:“华某本性孤僻,好友寥寥,袁庄主是金玉的相亲,未曾想遭人暗害,别作者而去了,樱花犹美,可已无人共赏。”

    袁柔笑讽道:“小编还道狼牙帮大当家是多么胆识过人,方今看来不过尔尔。”

   
语气卓殊凄凉,大千世界黯然泪下,袁柔更是落下泪来。祁盛与秦大冲正要过去安慰,忽见一青少年匆匆行来,他手按宝剑,身形瘦小,眉宇间透着稚嫩,面色有几分慌张。

   
台下此刻已是吵吵嚷嚷,冷流云向苏远距离教育授道:“华云天救武林于水火之事,需从当时的几大王牌说起。现下江湖有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五豪门,而放眼二十多年前的前朝,武林中同样有多少个颇为厉害的权威,那三人便是‘天极’慕容城,‘刀剑双绝’宫彻和尚不是华夏率先杀手的‘追风疾剑’华云天。慕容城比任何四人年龄要大,先成名,志向也最佳高远,一口问天剑制伏了多如牛毛英勇硬汉后,弃江湖而心向庙堂之巅。”

   
华云天向这人道:“超儿,那几个大胆英豪是友非敌,你不要焦虑,快来向他们问好。”原来那小伙子是华云天的独生子,名叫华超。

   
慕容城之名,苏远听李维国、刘平初这一个吴越旧臣提过数回,未料这个人在凡间中竟也是呼风唤雨的名牌产品优质产品,正想多听大人说一些有关他的好玩的事,冷流云却将话题转移到了其余多人身上。“慕容城距谢世间后,华云天和宫彻便冒了出来。先说华云天,此人以剑成名,可他的佩剑却是平时铁剑,剑招同样平凡无奇,可偏偏一点,剑快疾无比。华云天刚出道时,剑还不算更加快,败给了举不胜举次等徘徊花,可后来或因勤学苦练的原故,剑法越来越快,直接一招速败了威震江浙的名徘徊花陆飞雄,到了只见剑光难觅剑影的地步。”

   
华超动作拘谨,不善言辞,打过招呼后登时退到了华云天身旁。华云天拍了拍外甥的肩,引芸芸众生进厅用膳。

   
冷流云将华云天夸得厉害,却未曾如慕容城那般对苏远有冲击感。苏远心道那陆飞雄只怕正是江湖四五流的小剧中人物,自己或许也能轻松将他克服。

   
江陵人好吃鱼,九州剑庄亦不例外,端上来的地点名菜如龙凤配、红烧鮰鱼、番禺鱼糕莫不以鱼为原料,佐以姜蒜,可谓鲜嫩多汁,令人忘却了尘世间的沉闷优伤。借此时机,秦大冲开口问道:“华东军大侠,蜚言宫彻之子出现江湖,要来剑庄比武,不知是真是假?”

   
“再说那宫彻,那人起初来历不明,仿若突然从下方中冒出来一般,善使一口怪异长刀,可刀法中又夹杂着剑招,招式变幻莫测,令人难以捉摸,却又分别江湖任一门派的武术,故得名‘刀剑双绝’。此人好和人比武,先后约战了两百余场,竟无一负于。就在宫彻武功愈加精进时,江湖中忽有没有根据的话,称宫彻非中原职员,而是扶桑倭人,来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是为窃取武林绝学。有人拿此事去打听宫彻,宫彻却也未加否认,认同本人原名雨宫彻,确是东瀛人,因仰慕中原武学文化,特此长途跋涉,前来探讨学习。”

   
华云天未有隐瞒,道:“不错,三眼前我收到一封信,信上人自封是宫彻之子宫和,约明日来中华剑庄首次大战,其余,剑震江浙陆飞雄的幼子陆伯霖,前几日也相应会来。尼罗河后浪推前浪,看来小编过去比武时结下的恩恩怨怨纠葛,方今到了清偿之时了。”

   
苏远闻言评道:“如此看来,宫彻那人倒也坦陈,只是他这一确认,怕是麻烦持续在炎黄呆下去了。”

   
杭升随即道:“华东军事和政院侠,此言差矣,那宫和无名,想必远非你的敌方。至于陆伯霖,小编前段时间还在亚马逊河边偶境遇他,可是是南箕北斗的纨绔子弟罢了,您纵是让他三剑,他也无半分机会。”

   
冷流云点点头,续道:“从那今后,无论宫彻走到哪,周围的武林人员皆对他胸怀防患。为防备宫彻将中华武学带去东瀛,传于东瀛勇士用以侵犯中原,终于在十七年前的罗安达城外清水滩,发生了这一场震惊全世界的奋战。近二十余名包涵大茂山、丐帮、江南铁链司徒等门派世家的一级高手,在黄河冷府的大公子‘飘雨潇潇’冷潇的引领下,截杀准备乘船渡海的宫彻。此战惨烈十分,中原金牌纷繁身死,竟奈何不了宫彻一位,直至最后华云天登场。”说到那,冷流云忽停下来不说了。

   
虽与陆伯霖无私人间的交情,可苏远照旧不由得辩护道:“那位杭兄弟,关于陆少侠的评语,请恕小编满不在乎,小编在福知山市时曾亲眼见过陆少侠动手,他不用如你所言般外强中干。”

    苏远不禁问道:“那后来如何了?”

   
杭升扫了苏远一眼,见是一介书生,便大声问道:“请问阁下名姓,出自何门何派?”

   
冷流云望向远处,陷入了对本场血战的遐想,许久续道:“宫彻失踪了,而华云天衣无血迹,身无刀伤,回到了石家庄城,同行的多少个幸存者坚称宫彻死在了华云天的剑下,而遗体被冲进了英里。”

    苏远泰然道:“在下苏远,无门无派,只是跟随先父学过几年掌法而已。”

   
讲述完那段江湖往事时,台上的秦大冲和袁柔恰也停止了理论。秦大冲一跺脚,道:“这几个亲作者不成了,作者老秦媳妇能够不娶,但绝不可能昧着良心去中伤华东军大侠。”

   
苏远本认为杭升必会与团结争持一番,什么人知杭升神色一变,面现友善,道:“原来是苏公子,阁下所言甚是,方才是杭某妄言了。”

   
祁盛见势,及时插言道:“阿柔,他不愿去,作者陪你去,笔者就不信你自身强强联手,鸾凤和鸣,还打不过华云天一位。”

   
多少人聊天间,华二走了进入,他向华云天通禀道:“老爷,宫彻之子宫和到了。”

   
袁柔白了祁盛一眼,对台下人道:“既然秦大当家不愿答应本姑娘的那一个供给,那么本姑娘就此起彼伏比下去,直到有人胜了笔者还要承诺那些供给结束。诸位铁汉英豪,还有要出演的啊?”

    华云天眼中闪现出一丝光彩,道:“快请他进去。”

   
袁柔连问二遍,无人回应,稠人广众一来知袁柔武功高强,要想赢她的确不易,二来听到了她提的供给,皆不愿得罪九州剑庄。

   
见华二领命而出,一侧的庞陌道:“华东军事和政院侠,虽说老朽因家兄之事,跟你有个别过节,当倘使真是宫彻的幼子来寻仇,笔者决然会尽力扶助。”

   
见无人回应,袁柔叹息道:“也罢,今日一早笔者同方三弟与庞帮主去江陵找华云天讨2个公正,你们那帮先生若还不怎么胆量,就去做个活口,看看笔者和华云天到底孰是孰非。”

   
华云天神色从容,道:“世间一切,有因有果,那全数缘作者而起,后果自当由自个儿来负担,诸位不必替作者挂怀,若有闲散,无妨多住上几日,陪自身一道品名酒赏花开。”

   
袁柔正要下台,忽服从塞外传来一声喊叫。“姑娘且慢,鄙人不才,还想向姑娘讨教一二。”那人说第二个字时,人影尚在百丈开外,言毕之时已跃上了擂台。

   
冷流云心中崇拜,向来健谈的他明天说话甚少,盖因其师司马飞鹰对华云天相当有意见,是故战战兢兢,想要暗中观察华云天的风骨为人。

   
冷流云暗道这个人好快的身法,就连友好也不见得能够赢她,定睛一看,却发现这个人竟是晚上在仙羽阁前讨饭的可怜托钵人。

   
片刻,一位随华二入厅,此人体型微胖,年岁不大,穿绸衣,佩单刀,见到群雄毫不胆怯,气汹汹道:“小编是宫和,是刀剑双绝宫彻的幼子,哪位是华云天,给自个儿站出来!”

   
冷流云不由又细细打量了那乞讨的人一番,此人衣衫未变,左手没了行乞的破碗,右手却还拿着那根黑漆漆的短棍,胡子拉碴,满面尘灰,散乱的毛发遮住了大概脑门,判断不出实际年龄。

   
华云天站出发,打量宫和长久,方应道:“宫公子,作者是华云天,一晃十七年未见,那个年你过得幸亏吗?”

    袁柔看了眼那乞丐,却也未嫌弃,鞭梢一指,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宫和哼了一声,道:“你就是华云天?杀作者父,害笔者母,居然还有脸问作者过得好糟糕,我明日便要替老人报仇,让您见识一下作者的厉害。”说完作势就要拔刀。

   
那托钵人捋了捋乱发,道:“袁姑娘,请恕作者方今不说,待胜了您之后自会如实相告。”

    华云天没有发火,依旧和言道:“宫公子,除了打斗,可还有其它化解之法?”

   
对方不愿揭穿身份,袁柔也不追问,道了声请教了,无痕软鞭甩起,在空中国化学工业进出口总公司作一道打雷,向那乞讨的人的脖颈袭去。

    宫和怒道;“没有!”他的鸣响更大了,可在气势上却削弱了好多。

   
那托钵人不急不慌,右手短棍向前一迎,挡开了飞袭而来的软鞭,却也不积极进招,等袁柔二度来犯。袁柔手腕一抖,软鞭转而向下,往托钵人的双腿扫来,托钵人的短棍如影随形,随软鞭轨迹一道落下,提前护住双腿。这厮有备而来,对每一记鞭招皆作出了纯正的预判,身形不避,仅凭短棍便将袁柔的攻势悉数消除。行至第八七合,只听得扑嗤一响,短棍缠住了袁柔的软鞭

   
华云天轻点点头,迈步踱行向房外的院子,院正中是一块开阔的空地,四角植有樱花树,风起花落香自留,在此比武,别有意境。

   
袁柔慌忙运力收鞭,却推抢不回。那托钵人右手抓住软鞭的鞭梢,左手中食二指并拢,去点袁柔的云门穴。袁柔往左侧躲闪,可乞丐已飞左腿封住了退路,逼得袁柔只得弃鞭。

   
仆人华二将佩剑呈上,此剑表泽黯淡,剑柄处锈迹斑斑,华云天抖了抖剑上的尘灰,似许久未用了。

   
“笔者认输了,只是先前提的充裕须求,不知阁下答不答应?”对方武术高深,袁柔果断认输,只要能报兄仇,纵嫁给那么些污染乞讨的人她也甘愿。

   
“宫公子,非要入手吗?”华云天缓缓将剑抽出,那确是一把日常无奇的铁剑,从上至下无一丝闪光之处。

   
那托钵人没丝毫徘徊,应道:“袁姑娘,作者不但答应你的须要,而且小编还精通您大哥今后哪儿。”

   
“是!”宫和吼道,可两腿却发轫不住颤抖,他忽跑进厅,提起桌上的酒咕噜咕噜灌了一大口,那才有了勇气,拔刀冲了出来。

    袁柔不由一惊,忙问道:“笔者小弟现在哪个地方?”

   
一刀斜劈而至,华云天纵身退闪,接着是一刀横切,同样被华云天灵巧避开,宫和相近来势汹汹的刀法,对华云天造不成丝毫重伤。

   
托钵人往人群中扫了一眼,沉言道:“袁姑娘,对不起,你二弟袁仁在十近期就已遇害身亡,你不得不看到他的遗体了。凶手不是从正面攻击,而是借与你三弟交谈之际,中远距离突发暗器,袁庄主毫无防范,当场送命,你若不信查验你小叔子身上伤口便知。”这乞讨的人将袁仁遇害进程描绘得这么详尽,仿若就在现场。

   
观战的冷流云南大学为失望,那宫和的战表稀松经常,以几式最为广泛的刀法胡砍,全无其父之勇猛英武,实不知是从哪儿生出的信念,敢来中国剑庄挑衅。

   
袁柔闻言,紧咬银牙,问道:“害自身堂哥的是哪个卑鄙小人?作者肯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

   
“宫公子,我要出剑了。”华云天提醒道,他霍然欺身向前,手腕抖动间一道剑光朝宫和疾刺而来。

   
乞讨的人又往人群中扫了一眼,他虽打扮邋遢,但目光犀利无比。“袁姑娘,方才你向自个儿提了多少个渴求,现下自家也要提八个渴求,望你能答应。”

    “华东军事和政院侠,饶命呀!”宫和面无人色,竟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袁柔忙点了点头,那乞讨的人随即道:“那些供给其实简单,只要安安静静等上一晚,明天一早,诸位请来仁德山庄,真相自会大白。”

   
华云天全无杀心,立即收剑还鞘,瞧着跪地求饶的小青年,忆起了十七年前与宫彻在中山城外清水滩争执时的现象,叹了口气,道:“宫公子,你的战表是什么人教的?可是他派你前来?”

   
方德那时站出发,厉声道:“你那叫化子,无凭无据,诓这么几人来作者仁德山庄是何居心?方才看您武术,却也不是丐帮武术,你将小编大哥被害时的情景描摹得这么详尽,莫非就是你假借行乞之名,趁机暗下的黑手?你到底是什么人,若不据实交代,笔者方德可不客气了。”

   
“是……不是……作者是自学成才。”宫和四下张望,似在找寻什么,“华云天,你等着,待小编回到苦练武术,来日再与你首次大战。”说着说着,他的口气又有力了四起。

   
托钵人哈哈一笑,将遮在额上的乱发尽数撩起,转玩着掌中短棍,昂首道:“不错,小编真正不是托钵人,笔者是神踪侠影莫行烟。”

   
秦大冲哈哈大笑,讥道:“华英雄武功在满天之巅,你小子武功在深洼之底,作者看你依然死了那条心吧。”

下一章 神踪侠影

   
宫和也不反驳,收起单刀,快步逃出了中夏族民共和国剑庄。期待放在心上的比武寻仇以闹剧甘休,大千世界谈论纷纭之际,冷流云悄行出庄,暗随在宫和身后,追踪其去向。

   
一出剑庄,比武蒙羞的宫和立时手舞足蹈,他提高到家赌坊玩骰子,之后入到闹市闲逛,晚饭时在酒家大吃了一顿,最终又一头钻进了风月场。冷流云心生哀叹,遥想宫彻英雄一世,怎生出了那般的草包外孙子?

   
夜色渐浓,风月场内华灯煌煌,传来的尽是颠鸾倒凤之声,冷流云独守在屋檐之上,难免有几分寂寞狼狈。

   
那男女之事,当真有诸如此类其乐无穷?冷流云正自胡思乱想,忽听房内宫和道:“好娇娘,容我去一趟茅房,一会再战三百场。”随即门吱呀一开,宫和衣不蔽体,晃晃悠悠走进了厕所。

   
哎,世风日下,冷流云摇了舞狮,等了一会儿,意识到有个别难堪,茅房内过于冷静,竟无星星声响。

    “何人?”忽有黑影从身侧掠过,直进到茅房,冷流云拔剑在手,连忙随行而上。

   
露天的厕所内潮湿而又污染,难闻的恶臭扑鼻袭来,宫和大半人身浸在粪尿里,头朝下栽倒在了地上,一位正蹲在他的身旁查看。

    “莫行烟!”冷流云惊道。

    莫行烟神色凝重,和冷流云对视了一眼,冷冷道:“死了。”

        *                *                  *                *     
          *

    庄内繁华喧哗,祁盛与秦大冲正激辩着十七年前的血战细节。

    “龙虎山的魏帮主,丐帮的何长老均参预了清水滩的本场血战。”祁盛道。

   
“呸,肯定没有魏帮主,魏帮主武术出色,居中原五豪门之列,若他在,岂容宫彻肆意乱来?”秦大冲疑惑道。

    “魏陌离真在,家父参加了本场血战,断不会记错的。”祁盛辩道。

   
“你老子后脑受过伤,小编看多半是回想混乱,把人记错了。”秦大冲视如草芥道。

   
“什么?秦大冲,你再说一句试试。”见祁盛拔出了判官笔,秦大冲也赶紧将狼牙棒亮了出去。

   
“你俩别争了,问问华东军事和政院侠不就全知晓了。”担心两个人动手,袁柔出言调停,何人知往席间一看,作为全体者的华云天竟不知曾几何时离开了。

   
那边闹得喜悦,苏远则是闲情奥迪A8,数起了室外的樱花瓣,云贤弟不在身边,时间也突然漫长起来。

   
“苏公子然而吴越人?听你谈话有几分阿德莱德乡音,甚为亲切。”杭升提了壶酒,笑颜走到苏远近前。

   
对方言辞和善,听口气或是同乡,苏远不由对杭升生出了几分青眼,答道:“杭少侠,作者生在马斯喀特,之后迁居到了颍州。”

   
“哦?”杭升亲斟了一杯酒,递予苏远,“苏兄练的是怎么样掌法?可有听过天雷派?”

   
苏远接过酒,摇头道:“杭少侠,小编对江湖的事询问不多,只是闲时随父学了几式他自创的惊雷掌。”

   
杭升脸上流露出喜色,微思片刻道:“令尊不过苏定海苏大人?家父杭洛天,是令尊的结义兄弟,当年曾联合署名并肩应战。”

   
“是!”苏远应道,一股激动之情涌上心来,连日来阿爹的早年点滴萦绕在脑海,与客人的评论和介绍集聚交融,若水中倒影起伏不定,亦真亦幻。

   
“杭兄……”苏远正想多询问些细节,忽听“铛”一声响亮,原来是祁盛和秦大冲那边动上手了。

   
“秦大冲,士可杀不可辱!纵可辱作者也不可辱作者父母!”祁盛两笔齐出,直点秦大冲的心坎。

   
秦大冲举棒一护,封下判官笔的来路。厅内空间狭窄,桌椅交错,多人却顾不了许多,大打入手。

    “住手啊,你们多个!”袁柔高声劝道。

   
“袁姑娘,小编想住手呀,可祁盛那小子不肯。”秦大冲回道,他本自信祁盛不是他的挑衅者,万没料到对方今天龙腾虎跃,舍命狂攻。

    厅内一片狼藉,盘碟与碗筷齐飞,美酒共茶水横流。

   
“两位,请停手。”伴着平和的话音,华云天回来了,须臾桌上的一双木筷入到了他的手中,筷头似在半空中虚点了几下,判官笔和狼牙棒便各自离手。

   
祁盛和秦大冲手腕微麻,那才察觉到是被华云天的木筷拂中穴道,本身的兵刃失力坠落。

    “华东军事和政院侠,是祁盛先动的手。”秦大冲抢言道。

    “华东军事和政院侠,秦大冲侮辱家父,不然笔者也不会入手。”祁盛脸面通红。

   
华云天尚未热切评判孰是孰非,而是用手中的一双木筷夹了颗花生送入嘴中,边嚼边道:“祁少侠,秦大当家,可不可以用那木筷再夹一颗。”他将木筷分予4个人,却是一位一根。

   
四个人来看,面有难色,华云天那时方劝诫道:“何为武林?武人相聚,集木成林,合则两利,分则两伤。学武之人,其指标不是以武冲突是非,而是用来做一些更有意义的大事。”华云天将祁秦二位所持的木筷交流到了对方手上。

    秦大冲颔首,祁盛却追问道:“华东军事和政院侠,何为有含义的盛事?”

    “为武林,为人民,为天下。”华云天朗言道。

    “老爷,陆伯霖陆公子到了。”华二那时进门禀道。

   
“好。”华云天天津大学学步出厅,去往正门,余人听到陆伯霖八个字,也随行而出,庭院内一阵春风不期而至,卷起数朵樱花,竟有几分料峭微寒。

    “起风了。”华云天喃喃道,那个年来波澜不惊,有短时间未赶上强大的对手。

   
随风而起的樱花越过墙头,漫天飞舞,在火红晚霞的炫耀下,半是凄美半是明亮,门前的李洛嫣、红芍、馨儿三女睹景生情,惊呼称赞,唯陆伯霖平视着前方,目光未有移开一下。

   
庄门大开,以华云天为首的花花世界烈士迎了出去,在那之中一位抓住到了陆伯霖的瞩目,是不行叫苏远的文人,和福冈市初见时比较,他已不显得那么文弱。

    苏远也在审时度势着陆伯霖,八个月未见,那位外表高冷的刺客似也随和了广大。

    再一次相见,八个青年相互点头致意,江湖的纷争悄然拉开了初步。

   
注:第③卷《初露头角》至此停止,下一卷《九州裂变》将在三月尾旬上马连载,敬请期待。

小结

下一章 决战前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