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水的巡回一般, 蒙荒世间内一缕身影

   
典故,初,宇宙混沌,天地相接;后,巨人转醒,一斧分清天浊地,与世界同喜共哀:末,垂死化身,以成世界。在那之中,日月正由巨人左右双眼幻化,共掌昼夜更替,二者缺一不可。可倘诺,我偏要将两端相比较,孰又能更胜一筹?

蒙荒下方了无烟,天道无常万物繁!

   
日,众阳之宗者。水,万物之源者。日予水万千变化,让江湖得以轮回共享。日,即太阳,会推动缕缕光与热,稳步地融化那个本如寒冰一样的世界。同时,它是梦想和光明的表示,它会把胆子带给在黑夜里苦苦挣扎的大千世界,给他俩一些来源于地平线的安抚。可是,人呐,总是不甘于现状,带着一种道不清说不明的扑朔迷离情感去商量那几个隐衷的星球。最终,能获得什么吧?在熊熊点火的灯火里,如水的大循环一般,了无踪迹。

   
 蒙荒内荒芜一片,却有两缕身影沉睡个中。身影阪上走丸,似青龙奔腾,似青龙盘卧,似青龙飞舞,似朱雀妖蛇伏头之势。最奇怪的是,在那之中有一缕身影,始终看不清其像……

   
有一种人,他便如那灼灼烈日,第2遍就能令人感受到她的存在,闪亮耀眼。一抬手一动脚间,表现的是满满的自信和热心。那份与生俱来的采暖,总是让人趋之若鹜。不过那类人,他们把团结爱护得比哪个人都好,他们那份藏在灯火下的和蔼,你正是被烧得一身焦黑,也不肯定换得赶回。宛若美丽却长满尖刺的玫瑰,一一点都不小心,留下的便是您的心尖血。

   
 蒙荒下方内一缕身影,从熟睡中醒来,望着荒芜世界,手指发出一缕幽光,“叱”幽光幻化成枪,身影如为鬼为蜮,出现在蒙荒主旨,手握长枪指天便是一击,“轰”“轰”只听“咔嚓”一声,蒙荒碎裂,蒙荒气体凝化星球。

 
月,绕天地循环者。总于日之后,悄然跃上天际,为离开的日一而再光明。远观时,它洁白无瑕,盈虚有时,好似一素娥翩然舞于青纱帐里,朦胧使人陶醉。这番模样,不免令人诗意兴起,正如张若虚的“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若说日留给人们的是物质上的满意,那么月带来的,正是芸芸众生精神的补偿。不过,当真正走进月的时候,会意识它事实上远非一点光芒,非凡寒冷,还四处都以坑坑洼洼,满身的遗憾,根本就不是此前认识的那么。总说月光清冷,可哪个人又知,清冷的疏离感,是它最骄傲,也是最终的本人珍惜。

     
身影看着百亿星体的演进,没有日月,没有轮回,更没有万物,神色一僵道:这唯有星球,没有其余,于是身影闪身飞到天地中央道:以唔之身,幻化轮回,轮回似阳阳,阳阳分善恶,善恶序六道分三恶为饿鬼道、魔道、畜牲道,三善为仙道、修罗道、佛道。

   
也有一种人,他就似这冰冷月光,活在这些世界,却不与无聊相逐。从不会是眼神的主干,但却真切地活在每种人眼里。他紧跟在“太阳”的身后,收集着点点微光,他会想要借那个来覆盖满目疮痍的心灵。他不敢靠得太近,他好怕好不易于得来的光明烟消云散。不是博闻强记,所以对曾经有所的就会成倍保养,对还没取得的就会倍增努力。冰冷?疏离?你还那样认为吗……

   
 唔之眼眸,化日月,日为烈,月为寒。又名白与暗,白天万物仰慕,暗夜万物沉湎。

  荧烛之火,难以与日月争辉,可假如日月相争,孰能胜?

   
 唔之血化为秩序,秩序分:空间与时光,法则分:风、雷、乌黑、光明、金、木、水、火、土。

 
太阳主导万物,而月亮伴随。如日者,善运用本人所长,似月者,善借人所长。前者傲然面世,只择自己所爱,后者小心侍世,望被世人所爱。二个是来者不拒下的疏离加害,另2个却是冷漠下的猛烈祈求。八个像是极端的周旋面,却又在形似,都不活在外部,所以……

     
唔之筋骨化为地狱,鬼世界分十八层,存于深渊交接处,常年腐蚀气体凝聚,据说灵魂才能进来那里。

  唉,终无胜者。

      唔之心化六界,分别为:凡界、鬼界、佛界、仙界、神界。

  千人心理万种意,管来人是日是月,不如伸手揽天下,愿者同牵,闲庭赏日月。

     为大自然进献,可哪个人又知其名呢?

     为万物定律,又有什么人知道它魂归何处!

    只怕沉睡个中的身影,才是真身,也许已改为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