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渡口曰白马津,与周口市吉利区的根子

  在南陈,由于基础设备极不完善,交通工具极不发达,太行山脉、滔滔恒河便成了人类甚难逾越的长河。而在黑龙江下游的白马津因为河面宽阔、水流平稳便于大船停靠,既可由此渡湖北上赵地或南下攻楚,也可凭水陆交通东进西出,因而而成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据正史记载,古时候陈胜、吴广起义时,其部将武臣、张耳、陈余等带着大将三千人正是从白马津渡西藏攻赵地。在汉高祖时,将军刘贾、东胡卢王也是带兵渡白马津南下,断绝楚军粮道。在烈士争霸之时,许多天下盛名战役发生在此。三国时期,关公万军之中单骑斩颜良首级的传说,就生出在此间,史称“白马之战”。从一些典籍中,也足以见到白马津的关键地位。在张九龄、夏梅甫著的《唐六典》中有文:(白马津船四艘,龙门、会宁、合河等阙船并三艘,渡子都以当处镇防人充;渭津关船二艘,渡子取永丰仓防人充;渭水冯渡船四艘,泾水合泾渡、韩渡、刘控坂渡、眭城坂渡、覆篱渡船各一艘,济州津、平阴津、风陵津、兴德津船各两艘,洛水渡口船三艘,渡子皆取侧近残疾、中男解水者充。从上述文中可知,在华夏河津渡口中,白马津官船最多,且其渡子都由“当处镇防人充”,其余的河津渡口,有的则是由残疾之人担任渡子。战争中还有谋士将决白马津以佐治亚河水御敌的心计。在《燕策二》中记载:孙膑的兄弟苏代约燕王曰,“决白马之口,魏无济阳”。仅此而言,宋代白马津的战略地位,堪当今日河北布尔萨庄园口。

除去,民国《重修石龙区志》中记载的“白马”地名比《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还多两处,便是:① 、白马城,在白马津西南,即北宋置豫州时林芝而迁来的白马县城,并引《水经注》说,“城之名为白马,盖以刑白马而筑之,故谓之白马城”。⑹(民国《重修老城区志》卷二)② 、白马坡,在延津县城“西北二十里”,“即刺颜良、文丑处也”。⑺(民国《重修南乐县志》卷二)为啥那里叫“白马坡”,未察看史籍记载,恐怕是此处离白马山较近,又地势呈倾斜状的原委。

  日月如梭、世事变幻不测。昔日的白马津一度埋没于漫长历史长河之中,现代人的回想里,再也从不亚马逊河深入人心渡口白马津的留存。当习总书记在秘秦国会演说时,引用了西魏张九龄《送韦城李少府》中的诗句“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时,又有何人知道前两句是“别酒青门路,归轩白马津”呢?更遑论白马津在何方了!

侬智高反叛被扫荡后,狄青受到朝廷嘉奖,官至太傅。狄青死后,“帝发哀,赠中书令,谥武襄”。(《宋史·狄青传》)

  在长篇历史小说《大秦帝国》中,赵国宰相范雎辞官后,在今江西省境内偶遇陈城巨商吕子,托付吕子到宋国秘密侦查人质--秦太子秦出公之子异人意况,当中涉及吕子险渡大河白马津。翻查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太古无数杂谈、典籍,白马津也反复被提及。公元752年,唐宋大小说家李翰林在白马津书写写下了乐府诗“将军发白马,旌节渡路易斯安那河”名句。明朝高适在《夜别韦司士得城字》中也写到“黑龙江曲里沙为岸,
白马津边柳向城。”辽朝苏和仲在《送欧阳主簿赴官韦城》诗之三中形容到“白马津头春水来,白鱼犹喜似江淮
。”但在现世中夏族民共和国,白马津却不见踪影、无影无踪了,白马津毕竟在怎么样地点呢?

宋代时大理平舆县向广东南宁一带的移民

  从小说中,大家能够精通,白马津是现河北境内黄河上的贰个古老渡口。它的职位,大家得以在经典中找到一些线索。清《读史方舆纪要》中:“白马津在南召县西南十里,即大河津渡处也。”而宋元教育家胡三省云:“河自黎阳遮害亭决而东南流,过黎阳县,河之西岸为黎阳界,东岸为滑台界,其渡口曰白马津。”翻开中中原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域地图,能够在豫北清楚看出前几日浚、滑两县比邻。宛城区在南宋被称之为黎阳,而汤阴县在北周被称之为滑台。由此可证,武周黑龙江下游应是从今后的浙江省方城县西北流过,白马津放在古亚马逊河西北岸,属云南邓州市境内。在《清一统志》、《重修新华区志》等史料典籍中,白马津出处也写的很明亮:“县东南酸枣庙村(一九五零年七月划归清丰县,今属牛村区善堂镇)南有土山,俗名白马山,山上有西岳庙,白马县、白马津、白马坡都以山名。”那座白马山,在《大秦帝国》散文中展现出来极其隐衷的色彩。今后,此地根本没有山的印痕。但从桐柏县酸枣庙村东、朱村南,一向到正阳县的白道板桥哈尼族乡和枣村乡,还是被地面乡人称为白马坡。而在中原西楚史上,明朝就曾在南乐县区域设东郡白马县。据上述史料,足以铁证白马津的基本方位。甚为可惜的是,由于密西西比河自古便是一条“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的洋洋洪流,以“善淤、善决、善徙”而著称,据计算,在一九四六年以前的几千年中,恒河决口泛滥达15九十二次,较大的改道有2四回。改道最北的经长江,出大沽口;最南的经图们江,入亚马逊河。所以白马津地势早已不辨踪迹,成为明日的一马平川的田埂良田。

② 、白马是军事要地和防汛要地

邕州一带边疆不宁,西汉廷必要短期在那边驻军。根据清代朝廷的诏令,驻军要轮岗戍守。江西的驻军一贯到皇祐四年还在如此举行,如皇祐四年朝廷下诏:“戍兵岁满,有司按籍,远者前二月,近者前六月遣代,戍还本管听休。”但到皇祐五年情状产生了转变,那年朝廷又下诏:“湖南戍兵及二年而未得代者罢归,钤辖司以土兵岁一代之。”
(《宋史》仁宗本纪?)那一个“罢归”的“戍兵”被当地的“土兵”所替代,而“戍兵”中就大概有比比皆是来源滑州的白马县。自此以往,他们长时间居住在本地,结婚成家,经过历代繁衍,他们的儿孙就成了现行反革命的平话人。而那个平话人也就记住了她们的上代源于“湖南白马县”。

综述,可见明清的白马县城,最少应有两处,一处在北宋此前新安县城的东北二十里,一处便是后来的幽州州治和原阳县县治所在地。那两处均在今确山县国内。清代在此以前的白马城得名,与白马山、白马水和白马津的得名有关;而北齐到后日的白马县城得名与郦道元《水经注》中所记的筑城时杀白马祭奠有关。

白马津看作北周亚马逊河的基本点渡口,是南梁南北交通的必经之地,故又是战争频仍之地,历代都以驻军的要冲。

狄青出征,军纪严明,先“戒诸将毋妄与贼斗,听作者所为。”到前线后,对轻易出征而未果的叁十人,“驱出军门斩之”。从此体面了军纪,狄青与侬智高应战,侬智高叛军驻守险关昆仑关。狄青先“令军中休三十一日”。侬智高以为狄青不会应声发兵打仗。何人知“青明天乃整顿军队骑,二十11日夜绝昆仑关……贼既失险,悉出逆战……青执白旗麾骑兵,纵左右翼,出贼不意,大胜之,追奔五十里,斩首数千级,其党黄师宓、浓建中、智中及伪官属死者五十八位,生擒贼五百余人。智高夜纵火烧城遁去”。⒇(《宋史·狄青传》)狄青率兵进入邕州城,缴获甚多,并释放被侬智高要挟到城中的老百姓近万人。

以隋代现在的白马城或滑州城为座标,其西南二十里为孙吴在此以前秦、汉、西晋时的白马城,即老白马县城,即《商城县志》所载“白马县在县南二十里,春秋时本卫漕邑”,其东南十里正是坐落刚果河流经处的白马津。《水经注》记载,“白马津,在县东南十里,即大河津渡处也”。其西南三十四里有白马山,即《环宇记》所载“白马山在登封市西南三十四里”。其东南二十里为白马坡,即《水经注》所载,滑州城“东南二十里为白马坡。坡,即刺颜良、文丑处也”。⑼(民国《重修社旗县志》卷二舆地)

③ 、关于“白马”寻根问祖

历史上白马县城与恒河所处的争持地方是不断变化的。但不管如何变化,白马县城都在今殷都区国内。白马县城“或在河东,或在江苏,或在台湾,盖随津渡为转移。历代沧澜江迁徒靡常,津渡口岸亦随时各异,故舆地谈白马者,方向、里数亦各不一致。而究之白马古迹,要在今临颍县境内,确无疑义”。⑽(民国《重修方城县志》卷二舆地)因尼罗河在吉利区境内,平日泛滥改道,才形成了白马县城与肯塔基河周旋地点的不鲜明性。

白马山,白马水,白马津和白马县在《义马市志》和民国《重修武陟县志》中也有记载。它们是:① 、白马山和白马水,民国《重修桐柏县志》记载的白马山和白马水在同一处,并引《山海经·北山经》说:“白马之山,其阳多石玉,其阴多铁多赤铜,白马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滹沱”。又引《开山图》记载,“山下常有白马,群行山上,悲鸣则河决,驰走则山崩”。另又引《环宇记》记载:“白马山在二七区东南三十四里”。那里说白马水是白马山上的一条江河,从白马山北坡涌动,即白马山与白马水在平等处地点,位于旧清丰县城西北三十四里。⑵(民国《重修义马市志》卷二)贰 、白马津,
“隋代有白马津,是以明清以前有白马水而得名”。
“又有白马水,旧为河济分流处,一名白马济,一名白马津,在县西南十里,即大河津渡处也”。⑶(民国《重修南乐县志》卷二)那里认为白马水、白马济、白马津为同一处地点,即田纳西河渡口处。可知那里记叙的白马水与前述白马山上流下的白马水不是3回事。叁 、白马县,
“南梁设东郡白马县,因东晋的白马津得名”。白马县“在县南二十里,春秋时本卫之漕邑”。⑷(民国《重修灵宝市志》卷二)秦、汉、晋均置白马县,金朝置益州于滑台,白马县治也随之迁往滑台,原白马县古镇荒废。隋、唐、宋、金、元均设白马县治于滑台,南梁省白马县,将其并入博爱县,截至了白马县的历史。这里记叙白马县在中原区城南二十里,与《中夏族民共和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所说在“山东鹿邑县东二十里”不一致,一在“南”,一在“东”,是因其是在太康县城西北二十里之缘故,那与民国《重修安阳县志》“今县治西南有韦乡、韦城、韦津,即废白马县”⑸
(民国《重修镇平县志》卷二)的记叙相契合。

邓州市国内白马山、白马水、白马津、白马县的得名互有先后和因果关系。白马县得名于白马津,
“东魏设东郡白马县,因南齐的白马津而得名”。而白马津得名是发源白马山和白马水,
“西晋有白马津,是以西楚从前有白马山而得名”。⑻(民国《重修鹤山区志》卷二舆地)

一“白马”考释

自周顷王五年黑龙江在宿胥口决口到金朝章宗明昌五年尼罗河河床南移,在那1796年中,刚果河在白马一带曾多次泛滥成灾。从春秋到民国,老城区洪灾有200多次,而黄河决口就有66年共捌12回之多。⒃(一九九七年版《管城区志》)可知清朝黑龙江在白马一带决口造成的魔难极为频繁。那种魔难以五代和后晋尤为严重,据《宋史》和《台前县志》记载,明代太宗雍熙元年,黑龙江在祥符区房村决口,朝廷派新秀田重进领兵50000筑亚马逊河堤,堵塞决口。宋简宗天禧三年,多瑙河又在湖滨区决口,决口宽七百步。泛滥之水往东流入湖南梁山泊境内,造成巨大魔难。明朝廷派兵八万才堵塞了决口。

广东北宁市区和利辛县或县前后平话人到“黄河白马县”寻根问祖,与西晋对西南用兵有重点关系。

湖南北宁市区和祁门县或县上百万平话人的族谱记载,他们的上代是“辽宁白马县”人。自民国以来,这几个平话人反复到新疆省寻找“白马县”,都无果而终。上世纪九十时代,柳州市史志办为这一个平话人到湖北省南阳市西平县寻根问祖,才通晓那里才是相应寻找的地点。不久前,小编作为咸宁广播台《档案》栏目顾问,受该栏目之邀,参预创设了《溯源消失的“白马”》,并已在电台播出。此后,信阳市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也有请笔者在场《广西“白马移民”与永城市渊源》的调查商量活动。为了进一步明亮和高精度地球表面明广东“白马移民”与开封市社旗县的根源,小编翻看了汪洋史料,写成了那篇文章。

“白马”是华夏历史上多个古老的地名,商务印书馆民国版《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所记载的“白马”地名就有25处之多,在那之中桐柏县辈出的“白马”地名共有4处,分别是:壹 、白马山,“在西藏沈丘县东三十四里。《水经注》:距白马县古都五十里,疑即《开山图》之所谓白马山也”。② 、白马水,地“在四川兰考县北,即白马津”。③ 、白马津,地“在云南光山县北,旧为河水分流处,一曰白马水,今堙”。肆 、白马县,“春秋卫曹邑,秦置白马县,故城在今河北省偃师市东二十里。后魏置宛城于滑台,白马亦达州徙治,即今桐柏县治,明废”
。 ⑴(商务印书馆民国版《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古今地名大辞典》)

“白马”考释与“白马县”寻根问祖

运城农业余大学学 王迎喜

从北周始于,白马津便是密西西比河上的第壹险关要地,在队伍容貌上的位置13分第③。“自秦以降,白马之险甲于天下。楚汉之胜负由此而分,袁曹之成失败原因此而决。”
⑾(民国《重修北关区志》卷二)《方舆纪要》记载:秦“二世元年四月,陈涉遣武臣、张耳、陈余帅兵三千人,从白马渡河下青海诸郡。”汉高祖“五年,使东胡卢王、刘贾将卒一万人,骑数百,渡白马津”。⑿《(汉书·高祖本纪》)汉高祖汉高帝的人马还与秦军在白马津就地质大学战。楚汉战争时,汉太祖还派队容从白马津渡过额尔齐斯河,断绝西楚霸王的粮道。
“建筑和安装五年,袁绍遣颜良攻东郡军机大臣刘延于白马。曹孟德北救延,使美髯公刺良,解白马之围”。⒀(汉书·关公传》)个中所指“白马”位于魏都区县治之北的白马坡。那里有颜良冢古迹及中岳庙。曹阿瞒从郑城率军南征也要通过白马津。建筑和安装七子之一的王粲就曾数十次跟随武皇帝出征。他亲眼看到了军事进军时在白马津不远处的壮观场地,写下了令人注指标《从军诗》,在那之中有诗句:“朝发邺都桥,暮济白马津,逍遥河堤上,左右望作者军。连舫逾万艘,带甲千万人。”形象地描写了武皇帝大军经过白马津内外时的强硬队伍容貌。东汉小说家李太白北游路过白马津,有感而作《白马津》,当中有“将军发白马,旌节渡黄河”的诗篇。从东汉到南北朝,为了争夺白马津要地,战争不断。刘渊派部将石勒攻占白马城后,坑杀了白马城男女3000几人。直到西汉亚马逊河河床南移后,白马才失去了其在武装上的要紧。

小编简介:王迎喜,开封师范高校助教,《营口通史》笔者。本文已当面刊登。

是因为清代白马津在南北交通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历代都尊重白马津渡口的看守,由此那里常常驻有重兵。也出于北宋莱茵河时不时在白马一带决口泛滥,为了防治黄河决口,历代在此间集聚大批量高管和民工成为一种常态。

鉴于白马津的地理地方相当,在部队上占有非常重要地位,所以历代都在那里驻有重兵。“至和元年,诏陈、许、郑、滑、曹州各屯禁兵3000”。⒁(《宋史》卷一九六兵志)滑州之所以作为屯驻禁军的必争之地,与滑州所辖白马县和白马津不非亲非故系。
“滑州近在湖南,自古以为重镇。白马望县,土广而公众,亲隶于州……”。⒂(民国《重修梁园区志》卷八)

从连锁史籍能够见到,白马县从西夏即已安装,直到次日才并入光山县,其所辖行政区域一向在今延津县国内,在历史上存在了1000五百多年。

臆度,南齐仁宗对东北用兵时,当时并没有“云南省”,所谓“山西”实际指太行山以东的广大区域。据商务印书馆民国版《中国古今地名大词典》记载,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历史上的“白马县”共有三处,一在今周口市龙安区境内,一在今安徽国内,一在今湖南国内。那三处地点唯有位到未来开封市临颍县国内的白马县是在太行山以东,即所谓“青海”一带,可见“新疆白马县”在今洛阳市方城县国内当分明无疑。

华夏太古所谓“吉林”与当今看作行政区域的“福建省”的概念差别。西周时“江西”指秦国以东的齐、楚、燕、韩、赵、魏六国,因其在崤山以东而得名。“西藏”的另一说法是太行山以东的普遍区域,司马子长《史记》与其他古籍所记“青海”均是以此意思,如
“晋兵先下广东”。(《史记·晋世家》)明清时改京东为“黑龙江”,始有“新疆”之名。孙吴始于才有所谓的“行省”,即未来所说的“省”,正是大旨以下所设最大的“行政区域”,但大顺还从未设“辽宁行省”。南齐设“江西布政使司”,古代专业设“青海省”,民国时沿用,直至以后。

金朝廷多次派兵平息叛乱,均无显效“皇祐中,广源州蛮侬智高反,陷邕州,又破沿江九州,围斯德哥尔摩,岭外骚动。杨畋等安抚经制蛮事,师久无功”。⒅那时著新秀领狄青自请率兵出征:“臣起军事,非战伐无以报国”。
“狄青,字汉臣,汾州西河人,善骑射……临敌被发,带铜面具出入贼中,皆披靡莫敢当。”“青为人慎密寡言,其计事必审中机会而后发。行师先正部伍,明奖赏处置罚款,与士同饥寒困苦,虽敌猝犯之,无一士敢后先首者,故其常出有功”。韩琦、范履霜认为狄青是“良将材”,“二位一见奇之,待遇吗厚,仲淹以《左氏春秋》授之”。⒆(《宋史·狄青传》)

北齐仁宗时,安徽邕州的侬智高反叛,规模宏大。齐国仁宗皇祐年间,侬智高在广源州作乱。广源州是邕州所属的羁縻州。皇祐二年侬智高招兵买马,“与马尼拉贡士黄玮、黄师宓及其党侬建侯、侬志忠等日夜谋入寇。”有一天深夜,侬智高令部属故意将其所居之地放火烧毁,却号令其众说:“一生积聚,今为天火焚,无以为生,计穷矣。当拔邕州,居都柏林以自王,否则必死。”在她的怂恿下,反叛规模神速增添。侬智高率众陆仟东下夺取邕州,活捉邕州知州陈珙。然后“僭号仁惠主公,改年启历。”接着侬智高“相继破横、贯、龚、浔、藤、梧、封、康、端九州……杀官吏甚众,所过焚府库,进围布宜诺斯艾Liss”。⒄(《宋史》卷四九五“广源州”)

出于白马一带是驻军要地和防汛要地,赵宗实很多次对西北用兵,从白马一带调动兵员前往邕州前方是那二个自然的,而战乱平定后这个将士又留下来戍守。为什么要长远戍守?其重庆大学缘由是邕州一带时有战乱。① 、狄青平叛后,侬智高生死不明,由此须防其再一次点火,
“或传智高死……既而复奏智高未死。然智高卒不出,其存亡莫可知也”。(《宋史》卷四九五“广源州”)二 、侬智高阿娘也在添乱。侬智高老妈叫阿侬,她“有计谋,智高攻陷城邑,多用其策,僭号皇太后”
。这几个女人还像野兽一样吃人肉,“嗜小儿肉,每食必杀小儿。”在侬智高逃走后,阿侬“依其夫侬夏卿,收残众得3000余人,习骑战,复欲入寇”。向来到至和(1054年——1055年)年间,宋军才俘“获阿侬及智高弟智光,子继宗,继封槛至首都”。(《宋史》卷四九五“广源州”)叁 、侬氏家族从来有背叛之间心。侬宗旦于嘉祐二年又反叛,一贯到嘉祐七年这一场叛乱才甘休。肆 、邕州邻近还有任何反叛,“有甲峒蛮者……间出寇邕州。景祐三年,尝掠思陵州凭祥峒生口,杀登龙镇将而去。”
(《宋史》仁宗本纪?)嘉祐五年,又有“蛮千余人复为寇,为军官和士兵拒战,斩首数百……至和、嘉祐中,皆尝扰边”。
至和二年季商“邕州言苏茂州蛮内寇”。嘉祐四年3月“广南言交阯寇鹤岗”。嘉祐五年十一月“邕州言交阯与甲峒蛮合兵寇边”。同年7月“苏茂州蛮寇邕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