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女子的情爱游戏,连走廊里的灯都熄了

图片 1

图片 2

文|小雨

文|小雨

全目录|好女生的痴情游戏

全目录|好女孩子的爱意游戏

上篇|好女孩子的爱情游戏
(18)
可观的着装扣(十)

上篇|好女孩子的痴情游戏  (20)



杨彤来到的时候,李慧的阿妈已经被送进了急症抢救室,门外的交椅上坐着落寞的老丈人,他佝偻着背,目光戆直地看着走廊上的白墙,一声不吭,视急急奔来的杨彤如空气。杨彤便不敢轻易打破那沉默,默默地坐在了一旁。

下了出租车,杨彤没有再作停留,一头便扎进了卫生院的大门。此时正是黎明(英文名:lí míng)前最乌黑的一段时间,整个医院都已经睡着了,连走道里的灯都熄了。

“我在你妻子那,你陪着老丈人。”手机屏幕显示是小姨子的微信。

杨彤尽量踮起脚尖走路,他的足音在此时的宁静里显示相当突兀,令他每走一步都感觉到那回声是敲打在她自己的心上似的,乌黑中有人就如在乘胜她脚步的运动一步一趋。

杨彤的心里抹过一丝暖意,他拼命吞咽着嗓门里的吐沫,终于开口:“爸…”

她赶忙地通过走廊,从楼梯间顶级顶级地往上走,似乎走进了温馨心里那人性的深处,他无限孤独地默默地迈着脚步,到了病房门口,又宛如是一步一步迈回了切实可行中。

父亲的眼球轻微地动了动,用指头指着抢救室的门,摆一摆,如故一声不吭。杨彤想要再出口,凝重的氛围压迫着他,竟一个字也发不出声来了。他的脑中一片混沌,他都不明了那儿的自己在想些什么,在等候什么,他只驾驭他必须在那呆着,守着。

她走进里间,看护坐在李慧旁边的交椅上睡着了。李慧的深呼吸均匀大约也在梦中。他私下退出去,一屁股坐在外间的沙发上,一颗心终于放下了相似。一股疲倦袭来,令她怎么着也不愿再去多想,很快他便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医院外的世界已经乌黑了下来,幽暗的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的李慧在半梦半醒之间游荡着。在醒来和微寐之间,她依稀间觉得有种热乎乎粘乎乎的事物从胃部的创口(那伤口不痛,她也倍感不到)向其中逐渐渗透,好像是血在流,只是那血在往身体内部流。那血流得痛苦,也不使她感到难熬,它像一滴滴眼泪,缓缓地轻轻地地,象沙漏一般倒滴进人体的器官里,又落寞地漏进了心灵,她的心默默地无声地吮吸着那一个素不相识的液体,像海绵一样吮吸着,它们更是多,漫过心脏渗了出来,流向胸部,它们让狭窄的乳房膨胀起来,又起来向一旁漫延,渐渐地改成了一条条的土布,越来越紧地裹住肌肉,又向心脏反压了復苏。不堪重负的中枢如同也开头越变越硬了,硬得从胸口里掉落了,它可以地向下降,越来越低,又落入了要命黑洞里。依然是周围一片漆黑死寂,就象无边无痕的黑夜。然则突然之间,就听不到血液流动的声息了,周围黑沉沉的、空荡荡的,就好像一切都曾经死去了。

天亮未来的小日子对每一个人来说都似炼狱般的存在,李慧的爹爹楼上楼下地照顾妻女,李慧又在男女吃奶的时候发了一回疯,孩子不敢在病房久留,很快便被抱走了。杨彤楼上楼下地遭着白眼和疏离,又不敢离开,便只可以躲到宝宝室的楼层,隔着玻璃瞅着其中的小丑发呆。想着自己的血脉就躺在中间,他的心底泛起笑又泛起苦:“孙女啊,你可真厉害,居然掀起这么大的浪,大爷都不知晓该怎么收场了…”他隔着玻璃在心里面和小人对着话。

那种梦幻是这样斐然,那种感受又是这么真实,她用手拚命地抓着温馨坚硬的心,爬出黑洞,醒了过来。当他渐渐淸醒,她发觉她的双手死死地抓住乳房,那是四个象石头一样硬邦邦的的胸部。她的神经在清醒之际紧张起来,她心不在焉地沿着乳房摸到了自已温热的肉体,谢天谢地自己还没有完全变硬,还未曾死。

“你跑那躲着吗。”三妹冷不丁地站在了她眼前。杨彤挤出一丝苦笑算是回应。

只是怎么这么出人意料,依然什么动静都听不到,她又就好像觉得肉体和他自家分开了,她感觉不到肉体的疼了,乳房的胀痛、伤口的疼痛全体感觉到不到了。她忽然觉得自己如同已经死了,或是什么事物正在她的体内死去。那些倒流进人体里的血就像是已经确实了,她的身体也早先变得冰冷,乳房又比石头还硬了。

“我刚好又密切考察了须臾间,李慧八九不离十是恐怖症了。”

“死了,我曾经死了。真好,再也尚无痛楚来折磨自己了。”她在那死寂一般的黑洞里流出了一滴热泪。

“我曾经抑郁了。”

那会儿的病房也的确浸泡在乌黑里,乌黑已涂抺掉房间里存有物件的概略,连透过窗子的玻璃隐隐可知的天际,也完全熄灭在黑暗之中了。她没有发现到,她凝视着的只是黑暗,以及自己心灵的乌黑罢了。

“说正经的,你太太现在的状态没有办法做书面的测试,唯有等他睡着了推他去神经科做仪器测试。但固然确症了也很麻烦。”小妹的神采有些凝重。

这时外屋传来了说话声,灯亮了,从门缝里漏进来一道白光。她被那光线惊吓到了,慌乱地闭上眼睛。“那是怎么回事,难道黑洞里还有其外人?”她又听到了音响,从关闭的门里听得到外界的每一个动作。

“怎么麻烦?”杨彤心里一紧。

她听到地板上走动的皮鞋声移到了门口,有人推开了门,有人走到她身旁在看她,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意味。“幺妹,你有空吗,姑丈在此处陪您和三姑。”“公公,三姑的事照旧无须让李慧知道。”是四人在言语。她的血肉之躯不由自主地颤动了一晃,不管是何人,她都不想搭理,她只想安全地呆在黑洞里,她的眼眸闭得更紧了。“你早就死了。”她听到她的心在对她说。

“她在哺乳期,没有办法吃那一个西药。治疗性变态的药都是先打乱身体机能,再重新确立一套机能,那一个进度至少两周以上,而且事先会让患儿的病状先加重,之后再在药力的匡助下渐渐好转。既便是革新,也是用药物控制神经,治标不治本呀……以李慧现在的光景,西药治疗怕是万分的。”

有人在摸他的脸,粗粗的,让他很不痛快。那人又握住了她的手,有温热的体温传递过来,她的神经跳了跳,忽然间就想让那手直接握着她了。她毫不征兆地睁开了眼。

“你不是心绪医务卫生人员吗?你给她治呀…”

看见的是一张熟稔的相公的脸,“幺妹,你醒了。你毕竟醒了。”有泪水从郎君的眼睛里流出来,掉在了他的脸颊,温热又㲙凉。“大叔。”她的嘴里不自主地便叫了出去。

“说得轻快,感情治疗是内需信任做基础的,她前天因为您,把大家一家都恨上了。你啊……”堂妹消极地晃动。“再说他剖腹产的创口还索要愈合,前天拔了尿管,才能下地行动。”同为女孩子,三妹的眼中有了泪光。

“哎、哎,二叔在,三叔在。”男人的手因为感动将她握得更紧了,她的眉轻轻皱了皱。男人又急急地松手手,三只手不知该往这里放,悬在床边只看着她又哭又笑,一行泪又流下来,他又急匆匆用手去擦,生怕她见到她的眼泪似的。

“那咋办?难道就让她每日发三遍疯啊?那样下来我会先疯的。”杨彤想到李慧发作的典范便急了起来。

“小叔,大伯不哭。”她喃喃低语,眼角便有热泪滚了下去。“不哭,不哭,二伯是愉悦。”说着便又笨拙地帮他抹去眼泪。“岳丈是乐呵呵,幺妹醒了四伯喜欢。”

“那但是里面分外小孩的妈,你先有点同情心,不要让外界的妇女冲昏了脑子。”表妹用手指着玻璃窗。

这一声声的老爹,象是门缝漏进来的光泽,一点点地照进了她的漆黑,五伯又拧亮了床头的台灯,她毕竟看见他在那房间里,她躺在床上,她还沒有死掉。

“现在从不其余办法,唯有一个字-熬。熬到她出院,等她身体上的创口愈合些了再来治那心病吧。这段时间你不可能再激起他了,老实在卫生院守着吗。我看她现在只相信她老爹,你把您老丈人照顾好啊。”

“李慧,饿了沒有?想吃哪些不?”她还沉浸在刚刚醒过来的感受里,忽然传来的声响让她很不习惯。她愣住地侧过脸望着问他话的巾帼。

杨彤连连地方头:“姐,谢谢你。”

女孩子见她不搭理,便又说:“杨彤,杨彤也在外侧,让她去给你买。”

“知道谢我就别再作了,你把杨丹那边精通吧。看看现在都成什么体统了,我们都人不人,鬼不鬼的…唉,必然没有好结果的。别作了。”

“杨彤,杨彤是什么人?那个名怎么那样熟知?”她又纳闷起来了。

“走了,下去了。这么躲着算怎么,该面对的还得去面对。”小妹推了杨彤一下。“哦,还有…那二日自己让爸妈不要过来了,你大姑的事我也没告诉他们,他们来了也进退两难,老爸又那么爱面子的…”

见她不吭声,五叔便又握住他的手说:“幺妹,饿不饿。”

“好.好…”杨彤心里的承受似乎轻了些。那个时候再去面对二伯的黑脸,他盘算都羽绒服出了汗。他经不住地挽着表妹的上肢,姐弟二人心有灵犀地逃脱电梯,走向楼梯口。

“饿…”她不愿四伯失望。

是呀,若在小小的的电梯间里又遇上老丈人,狭窄的空中里躲过互相的实在感受,还真是狼狈的政工。

“那二叔去给你买。天黑了,你二姑肉体不佳,我让他先回家休养了。”

心理沉重的姐弟俩走出楼梯口,听到走廊里不胫而走了淸脆的笑声,那是李慧的鸣响。杨彤望一眼大姐,怀疑地望了千古。

她木呐地方头,瞅着父亲转身出了门。

走道上李慧的二伯正扶着李慧在试着来往,也许是好不简单有劲头下地了,终于忍着疼痛迈出了几步,李慧竟然笑出了声。她的生父听到孙女久违的笑声,竟和颜悦色起来,他拍早先,口中忙不迭地说着:“幺妹…幺妹…幺妹成功了,幺妹好能干…”

“我让杨彤下来陪您呢。”

李慧的脸红扑扑的,喘着粗气,清澈的双眼忽闪着光,头发在全力走动的进程中混杂了下来,乱蓬蓬的典范格外的宜人。她口中叫着叔叔,她的姑丈便又搀扶着她,逐步往前走,“逐渐的,幺妹。不要焦躁。”语气里满是欣慰和疼惜。

“那些女孩子怎么不依不饶……”她这么想着便瞧着她扎实地看。她只觉姑丈离开的一瞬间,她便又象是死掉了千篇一律,就算活着,也好象和那房间,那房间里的这一个妇女隔得很远很远,好象她们在分歧的社会风气里,她无意搭理她。

杨彤的心不由抽搐了一下。他观察三妹白了她一眼,便准备走上前去。

“李慧,你睡了好长一觉,现在到底醒了。先放缓精神,等吃点东西再理杨彤也行。”

“别去,别去…。”二妹拉住了他。

杨彤,怎么听到这些名字就想发火。我要离他们远一些,她那样想着便又闭上了眼睛。只是怎么尽管有显明,又感觉血在倒流呢,血如故滴满心脏又往外溢出来,她的心又硬了起来。她又用手去摸,没错,心肯定是硬的,连乳房都是硬的,她又纳闷起来了,自己怎么是半死不活的。

妹妹远远地望着李慧,她发觉她身上还留着儿女气,令人甘愿去接近她:她一身如同带着秋季田野的香味,好似沉甸甸的麦穗,质朴自然,她从没和谐随身那种隔空看物又严穆的风韵,而是喜欢,简单幸福。

她不安起来,双手不住地模着坚硬的奶子,手到之处越硬便越慌张起来。

“那样倒是好的,即便真的因为受鼓舞掉进了性障碍的沼泽里,还有意在拉出去…”四妹自言自语着。

“睡了这么久,肯定是胀奶了。把它挤出来吧。”

“李慧是一个被她双亲宠爱着长大的,碰着的不快并不多,甚至足以算得没有。所以她活得一尘不到质朴,没有什么内心戏和头脑,所以他的沉郁还好治。”堂姐对着一脸懵懂的杨彤正色起来。

“胀奶?挤出来?”她默默地再一次着女性的话,手下便用力地在乳头上捏了一把。那些血,她只觉那么些温热的血从乳头流了出来。她忙于地把手抽出来,手是湿Lulu的,却看不见血,那究竟怎么回事?

“所以,千万千万不要再激起他了。让他生父多陪陪她呢。让她先回到她认为的要命安全的社会风气里,消化掉那么些让他失控的意外事故,逐渐应该会好起来。”

“王姐,王姐,你进来一下。”女生的响动很大,有人跑了进去。“去咨询护师,现在可不得以把男女送来。”进来的妇女又反过来离开了。

“噢……”杨彤只是点头,在那种场地下,有种力量倒让他的情怀只停留在了当下,那个不可以去面对和缓解的结便先放在了一旁。

“李慧,你别紧张,别怕。假若孩子能送过来,让她吃点奶,就不胀了。”

毕竟拔了尿管能够下地走动,即使毎走一歩腹部就会刺痛一下,李慧仍旧硬撑着在走廓里勉勉强强地走了一个来来往往,瞧着旁边的大伯发自内心的笑,阳光便一点一点地渗进了温馨的心里,她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她又是不行蹒跚学步的小女孩,身边是那辈子永远都不会放弃她的女婿_他的爹爹…她只想呆在这几个男人身边,回到过去的家里,家里才有平安感…

儿女…吃奶,…她进一步地紧张起来,连太阳穴都䟨着使劲地跳,跳得神经都快跑出来了。对啊,第几次掉进那多少个黑洞的时候,她的心就好象被掏走了,去那了吧……

“二叔,怎么大妈前几日尚无来?”她算是挪到了病房门口,照旧不见三姨的人影。

哇哇哇的哭声传进了耳朵,“那孩子正睡得香,那会被抱醒了……”

“哦,你大姑生病了,非让您妈去照看。过两日等您大姑好些了,你妈再来医院。”

她正想估计又是何人在谈话,便发现床头被摇了四起,她的衣饰被解开了,哇哇哇的哭声到了怀中,她的怀里松软起来,有只柔曼的嘴含住了她的乳头。哭声忽然没有了,有力的吸入让他坚硬的胸部逐步地软塌塌了下去。她忽然发现他那柔嫩的心回到了她的胸口。她无意用力想赶紧她,她在软塌塌的胸腔里听到了哭声,熟知的淸亮的哭声。

是呀,小姨没有成家平昔凤只鸾孤,唯有姑姑照顾她。李慧想起来了,便点点头,任王姐和护工扶他上床。

幼女,我的幼女,我拚尽全力护住的幼女…她突然间想起了总体,纪念象潮夕一般向他涌来。是的,她有姑娘了,她自认为是一个美满的慈母,她如故为了孙女愿意包容男人的出轨,不过他们不依不饶,竟然到她面来挑衅,来破坏他的甜蜜,来夺走他的女婿…她要如何做,她未曾章程没有力气来抗击他们,她也不乐意他的老公就那样被夺走…她的爱人是个骗子,骗子。不行呀,他要如此走了,她没办法活下来啊,没办法呀…

忍着疼痛又是一番苦难,那才在床上躺好。只是一躺在床上这几个阳光便又一点一点地从心里褪了出去,她的躯体开端变冷了,冷得结成了一个壳,她在壳里面被冷空气控制着,头脑也日渐麻木了,她竟然不驾驭屋里的人们在问什么、说如何,就像自己伊始睁着双眼睡觉了。她不希罕那样,她开头盼着身体里的血从头倒流,乳房起始变硬,她想趁机大叫,她想趁早逃离这莫名的控制…

李慧象发了异症一般喃喃自语着,她的神经就好像猛然崩溃了,难熬再三回盛气凌人地在他被乌黑的潮夕控制的人身里横冲直撞。内心的纷纭和一身饱受折磨的愁肠表情象是碰着电击一般。怀中的儿女被他越抱越紧,发出了呻吟声。

“幺妹,深夜想吃什么?大家不吃医院的饭了,大叔回家去给您做。”见孙女躺上床后,眼神又起始愚蠢,李父赶紧地出口。

“快把儿女抱走。”三嫂见他神色至极,便一大步跨过来,用力掰她的指头。“你们一家人都是诈骗者。”她口中叫着,越发努力地抱紧孩子。

公公的问讯让深陷盼望发作的李慧就像从思念中醒过神来,“不要,五叔太累了。我们一块吃医院的饭就好。”就如唯有大伯可以让她从那种控制里惊醒过来。她不想被控制,她不由惊慌地伸出了双手…

八个护师见势不妙,赶忙上前,硬是活生生地从她怀中把儿女抢走了。她听到了孩子凄惨的哭声,她愤怒了,她想要跳下床去,一阵剧痛,她倒在了地板上。“把自己的子女还给自己。”她拚尽全力、撕心裂肺地叫起来,声音凄凛,传透走廊。

李父慌忙上前拉住孙女的手,他本想借机上楼看看老伴,见外孙女就像又发着异症,便安下心来坐在了幼女身边。

响声落入了走廊上提着热粥的李慧的四叔耳中。他心神一紧,手中的荷包便松了,装着热粥了的饭盒掉在了地上。他顾不上拣起来,便等不及地往病房冲,却因为身材矮小,一段50米的路跑得相当吃力。他喘着粗气跑到门口便又见到护师把女儿按在床上,孙女叫着救人。

“幺妹,走了半天了,累不累?”

他奔走来到孙女床前,一把推开医护人员,牢牢地抱住了幼女。“不怕,不怕,叔叔在岳丈在。”挣扎着的李慧在四叔的怀里忽然就坦然了下来,她任由她的爹爹把她放平,给他掖好被头。只是人体里那个倒流的血不再拥向乳房,全体拥向了眼睛,不停地往外淌,想止都止不。

“不累…”李慧说着便不受控地闭上了双眼,握着小叔的手就如安慰了,可以睡着了。

李慧的阿爸不停地用小妹替过来的热毛巾擦拭着女儿不断流出来的眼泪。再两次探望女儿被看作疯子一般对待,他的心便横了下去,再也不可能让姑娘受气受罪了。好在太太只是心理激动昏了过去,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孙女的景色也不敢再去刺激他了,医务人员已经警告过了,再来五遍就有可能滑囊炎了。

私下䟨在末端进门的杨彤见此情景便不敢迈腿走进里间半步了。“你上楼去看看二姨吧。”大姨子推了他一把,自己转身便去了医师办公。

她如此想着,看向李慧的视角就越笃定,许是流泪流累了,又或者四伯眼里的力量,李慧的眼睑越来越沉重,不自觉地又睡了过去。听到孙女沉重的呼吸声,他轻轻站起身来,他要乘那几个空档上楼去看另一间病房里的老婆。一下子随身的包袱就如又重了起来,可她却认为他的心透了口气出来一样,有了多少的轻松。

“我是13床的家属,因为患儿心思不安静,大家渴求神经科的来会诊,确诊是还是不是产后偏执性精神障碍。”大姨子见过到主治大夫便倒豆子。

她淡淡地望一眼女婿的姊姊,抬手做个上楼的手势,便轻轻地出了门。

“嗯,大家也正在商谈,看产妇那二日的临床表现,大家也存疑有产后抑郁性神经症的赞同。”

望着李慧大爷的背影消失在甬道的限度,小妹赶紧拨通了杨彤的电话机:“你赶紧下去一趟。”

表姐点着头,迟疑着把李慧心情失控的原因告诉了主治大夫。医务卫生人员凝重地记下了下去。

又转身对着阿姨说“王姐,你守着慧姐。我出去一下。”

“那就急速陈设会症,如果意况严重,必须药物临床,还非得给新生儿断奶。”小妹应承着走出医务卫生人员办公,又奔病房去了。

说完便急匆匆地连走带跑地到了楼梯口。“又怎么了?”迎面而来的杨彤不耐烦着。

病房里李慧又睡着了,李父握着外孙女的手不敢松了。“叔伯,你来,我有话给您说。”表妹凑到李父的耳边说。

“你妈妈怎么着了?”

李父轻轻放下孙女的手,鬼鬼祟祟地走了出来。“什么事?”他的嗓音里听得出紧张来。

“哦,已经从抢救室出来,在病房里休息了。没什么大碍了,只是不可以再受鼓舞了,她直接有心肌炎的。”

“大伯,我去找过医务人员了。医务人员指出让神经科的来会诊…”

“你来,我以为李慧连接受了刺激,已经有性变态的症状了,刚刚他醒了,喂了孩子。又发了阵疯。我看她的神采、动作都有点小小的对劲。”

“神经科…什么意思?我闺女到底得了怎么病?”李父的眼珠子都红了。

“情感障碍,怎么可能。她一惯都高兴的,她不容许抑郁的。”杨彤伊始被惊到了,一转念便又有力地辩驳。

“五伯,你别担心。现在先生质疑是产后焦虑症。”

“你先别急着反对,我是个思维医务人员,人格障碍见过许多。本来女子生了子女后身体里的荷尔蒙爆发变化,就便于感情不安静。再加上被你的破事一激,抑郁是再正常可是的事了。”大姨子到底是医务卫生人员,说起这几个有理有节的。

“性冷淡…性障碍…幺妹怎么会得自闭症…她不过含在我口中长大的,没受过任何委屈呀…”李父的面色连忙地暗淡下来。

“啊,那如何是好?性障碍会怎样?”

“大叔,情感障碍的原因很多,产后困扰大多是人身激素不平衡造成的,能治好。李慧现在最信任的人就是你,借使确诊了,您一定要合营医师,扶助她走出来。”小姨子只可以避实就虚。

“不严重的,会活在温馨的社会风气里,不想走出去。因为外面的世界让他俩受了各类有害。越不想走出去,心理就越压抑,渐渐连心绪都会没有了,会以为所有都不曾趣味。再严重就会自杀……”

李父的眼神涣散了会儿,只一须臾间便点头:“我会的,何时会诊?”

杨彤的头皮渐渐麻木,“我觉着自己要抑郁了。”他无微不至抓着头发,陷入更深的可疑。他只觉一种莫名的坐卧不安牢牢地钳住了他。

“等他这一觉睡醒,医师会尽快安排。”

“现在不是想你自己的时候,今晚找大夫,先观看两日,不行就必要用仪器测试诊断了。最根本的是您要和李慧的阿爸联系协商,我看她受的打击不小。一个医务所里老伴楼上,女儿楼下,都仍然乐极生悲而来。怕是你要担当了,一切因您而起,也亟需您去各类化解。”

“这麻烦你帮自己瞧着一下,我上楼一趟。”李父说完便迈着小步坚定地走了出去。

缓解,那可怎么解决?怎么会成为那一个样子?杨彤沉默着,只觉那看不见的畏惧越来越明显,颈部肩背都有寒风嗖嗖的袭来,阵阵寒意让他不由缩起了尾部。

定睛李父佝偻的背影送去,却还能感受到步伐中的一份坚定。二嫂的心目万千相思,这一家人抱有和谐家庭没有的,令人刮目相看的实干和不屈。

“我先回去了,你也稍稍休息一下啊。现在亟需攒些力气的。也别太大压力,事情来了唯有直面和缓解的份。”

她拨通了杨彤的对讲机:“你先下来。”

“姐,我送您出去。”杨彤不由地挽住小姨子的胳膊。

无戒365极限日更挑衅营  第二十八篇

早晨的卫生站门口,已是一片万籁俱静。只剩余了黑夜和天幕,无限遥远的月光遮掩在黑黢黢的云层里,压抑又冰冷。杨彤目送小妹乘坐的出租车消失在了夜景里。已是初冬的子夜寒意侵人,冷风吹过,他不由打了一个喷嚏。他以为他的血汗因而就好像清醒些,空无一人的大街真好,黑漆漆的暮色真好,没有人油然则生,便没有抑郁了。

他掏出香烟激起深吸一口,又吐出去,瞧着谷雾缭绕又逐步散去,他真希望团结的苦闷也能这么散去。

杨彤尤其贪婪地吸着,那种忧心如焚的觉得没有了些。他看着黑夜里静默的卫生院的楼宇,毎一层都还有透着灯光的窗户。他想大约每扇玻璃窗前面都在演出一出出命局的悲喜剧吧,毎扇大门里也许都有着一场风流佳话,那一个世界上的事还真是千姿百态,无所不在。

突然,他好似透过那黑夜里仅存的灯光看到了团结的活着,属于他的前景天数大致也是如此可笑吧,他一身不由又起了阵阵颤抖,他以为他的幕后有某种危险又害怕的事物袭了还原。

无戒365极限日更挑衅营  第二十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