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另一个罗成,唐易抱拳点头道

赵老喝了口水,起身朝唐易走去,来到近前,赵老双手抱拳笑笑说道:“小兄弟?纷扰一下?”

站在城楼上,雁门关前原本一片肉色的世界成为了焦黑色,魔族的面世,着实令人有些难以置信。

唐易睁开眼,翻身下树,整理了一下行头,双手抱拳回礼道:“老人家有礼了,请问有怎样工作吗?”

中年男子,望着这一片焦灰色的土地,心中不免一阵感慨,李唐帝国几时曾被魔族袭扰过,没悟出自己回来的时候,刚好赶上此事,说来也是巧了。

赵老点了点头,心里叹道:“罢了!罢了!年轻人不卑不亢,识得礼数,能做到这一点,实属不易!”

中年男子,本名罗山,燕山王罗义收的养子,李唐帝国初期之时,罗山年纪尚轻,罗成已经名震天下,为了李唐帝国,深陷淤泥河,命陨,年仅二十五岁。

“在下赵无极,是商队的镖师,路过那边,打算去往京城送批货物,看小兄弟一人在此,不知去往哪个地方,所在此之前来咨询?请小兄弟见谅!”赵老笑着说道。

眼看的罗山,刚满十岁,罗成既是她的小叔子,又是他的教授,不仅传授了她罗家枪法,而且将一呜惊人之绝技‘回马枪’也传授于他。

唐易抱拳点头道:“在下唐易,老人家有礼了,实不相瞒,京都自身平昔不去过,然而到是想去见识见识,要是能一起同行甚好!”对于老人的特约唐易心里是愿意的,毕竟自己一个人在那沙漠上很孤独,去往哪儿,他心里也从没对象,一路上多些人行动,倒也乐哉!

对此罗山的话,罗成不仅仅是自己的老师,同样是自己追赶的靶子,他幻想将来有那么一天,名动天下,成为另一个罗成,不过她的拼命,罗成再也看不到了,得知罗成惨死淤泥河中,罗山声泪俱下,在唐高祖登基之后,封罗成为宋国公,不过罗山并不屑一顾,带着对罗成的怀念离开了李唐帝国,离开了罗家,外出磨炼建立了友好生意帝国…每五年,罗山便回三次李唐帝国,看看自己的养父罗艺,顺便祭祀罗成一番。途径雁门关时,与杨广成将军一拍即合,从此四个人成了忘年之交…

“好,那就说好了先到商队那边一起休息吧!待会儿大家一并发展,看小兄弟的美发,也是武修吧!不知哪个地方人氏?”赵老看了看唐易胸前一根暗灰色的弓弦笑笑问道。

罗山的商会也开遍了李唐帝国,乃至外域,大千世界只晓得,罗山是一个生意人。却不知罗山在异国名声大造,一柄凤离枪,打遍外域无对手,与罗成当年可谓不分上下。举手投足间,或多或少都会有罗成的影子。但又有点不相同,毕竟人都有投机的人性,罗山也一致。

“老人家,我故乡在西南方向玉峰山唐家村,一个小村落,人口稀少,相比闭塞,终年小雪。我自小习得箭术,拳脚之术略懂,上不得台面,一路上还要烦请老人家照顾一二。”唐易说完抱拳施礼。

“表哥!”唐易喊了一声,打断了罗山的追忆。

赵老点点头,没有看到唐易具体的修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子,能到武者六阶实属凤毛麟角了。

“呵呵!贤弟,此次雁门关之行,你帮了大忙了!”罗山回头笑呵呵的盯着唐易。

“小兄弟,那边请!”赵老抱拳后,伸出左手施礼。

“呵呵!二哥,应该的,这一个魔族该杀。”唐易笑道。

“老人家,先请!”唐易双手抱拳,伸出右手还礼。

“再贻误几日,就足以回京都了!”罗山说道。

“掌柜的,那位小兄弟是唐易,家住我们李唐帝国西北,玉峰山一唐家村,自幼习得箭术,略懂拳脚之术。”赵老说完站立一旁。

“妹夫,雁门关哪个人来看守?大家这一走,雁门山岂不是成为一座空城了?”唐易有些担忧的说道。

唐易抱拳施礼:“掌柜的好,小子唐易,这一次去新加坡,还请多关照!”

“朝廷很快就会派人前来,臆想再有几天就会到了,这个生活我们都辛劳了,下午让赵老安排下,大家一同庆祝庆祝,明早我会安插好那边的业务。”罗山瞧着天涯的山水说道…

中年人瞅着唐易,眼前一亮,点点头说道:“唐小友,无需多礼,若不厌弃,称呼自己一声老哥即可。”唐易一身正气,外形俊朗,脸庞如麦色,长时间日晒造成,剑眉,朗目,笔挺口方,眼角眉梢带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气魄,粉红色衣裤,腰间一根深黑色丝绦,丝绦中间一块墨玉泛着幽光,脚下穿一双青色布面矮靴,靴帮上绣着一个娇小玲珑的唐字。背后一只弓,弓弦呈暗红色,腰间别无他物。

唐易站在边际,除了雁门关近前的焦土,远处郁郁葱葱的青山绿水令人心思更加满面红光,湛蓝的天幕,飘着几朵白云,鸟儿也成群的飞起落下,给雁门关带来新的活力。

赵老听闻心中一惊,略带一喜,能和掌柜的称兄道弟,唐易真是千年修来的造化。

四个人站在城楼上,一青衣,一深紫也为那雁门关伸张了一道风景…

“掌柜的折煞在下了,小子初来乍到,途经此处,能一起同行已经受宠若惊了,怎能高攀!还请掌柜的收回成命。”唐易略带惶恐说道,他看来了大人腰间挂着的金色腰牌,这厮们中龙凤,自己一介布衣,怎敢高攀。

日光西斜,雁门关内,灯火辉煌,关内的广场上,大大小小十几堆篝火,除了罗山一行人之外,杜家村成套村民也被接进关内,住上了盖好的新房。即便衣裳还有些破烂,不过比从前好了重重,得知明儿上午庆功,大家不约而同提前来临广场,摆好桌凳…

“呵呵!唐小友,见你如见我一故人,实属亲近,我年近四十,做个小叔子不过分吗!小友又何须拘礼。”中年人笑笑说道。

篝火上靠着猎捕的野猪、兔子、山鸡、黑熊等食物,猎物是唐易辅导羽华天一起进山猎杀的,说白了,羽华天等人只担负拿猎物,唐易动动弓箭,百只猎物收入私囊。皮毛都给了老区长,对于杜家村人来说那些皮毛可以看做冬日御寒的衣装,这个日子,唐易猎杀了许多动物,也为杜家村人储存了好多食物,丰富他们吃一段日子了。

“掌柜的既然那样说,我唐易再拒绝就失礼了,二弟在上,受表哥一拜!”唐易说完,双膝跪地,三叩首行礼。

一阵阵清香,在广场上飘荡,唐易正在给一只野猪,涂抹自己调配的香水,金黄的肉质,在火的烤制下和香精的滋润下,散发着难以形容的寓意,扑鼻而不腻,淡而清雅…此味只应天上有,人间能有多少人尝,那是唐易的独门手艺,其余人举行烤制的时候,虽有唐易的香料,却无唐易的手法,毕竟烤制食品,不是指日可待的事务,唐易在烤制食品的时候,随着火焰的温度持续的扭曲,而且将自己的罡气融于食品中,那样烤出的食品才有所分化的寓意。

“贤弟起身!呵呵…赵老上酒,我与兄弟对饮。”中年人笑着说道。

将野猪分好后,端上台子,唐易坐在罗山身旁,赵老多少人也一路围坐。

成年人爽朗的笑声让唐易顿感舒适,第四次出唐家村,没悟出在那一个荒芜的地点仍旧金兰结义!

“表弟,尝尝吧!合不下饭!”唐易笑呵呵的将切好野猪肋间肉和青色包菜放到罗山面前。

几杯酒下肚后,两个人聊了一阵子,日头西移,商队继续出发,朝西北倾向前行…驼铃声在沙漠扬尘,一行人头戴乌纱,翻过一座座沙丘…

金藏黑色的肉质,带着一层汁液,那层汁液就好像将肉牢牢的裹住,淡淡的馥郁,挑起了芸芸众生的食欲。

不期而然赵老的坐下龙马一声嘶鸣!前蹄抬起,用力踏了下沙地,站立,望着前方几十丈外的砂石不断的朝地下漏去,赵老提枪高举,一声令下:“后退!”大队人马调转马头,一阵手忙脚乱,飞速离开,大约两百丈后,沙地中一个庞然大物现身,此物周身黑色,高三尺,长两丈,四个伟大螯相互碰撞时有暴发碰碰的声息,长长的尾钩带着寒光,浑身上下被铠甲尊崇,此物名为‘沙王蝎’,沙漠中的王者,如遇此物,逃出生天难啊!

罗山,拿了一块肉裹上包菜放入口中,牙齿轻咬,登时一股醇香的汁水在口腔内,肆虐,味蕾如同被那汁液俘虏了,罗山赶忙闭嘴细细的咀嚼,生怕那味道从嘴中溜走,吞咽之后,口齿间的香还在漂泊,咀嚼有酥脆感,肥而不腻,入口绵滑,配以包菜,清爽万分,再佐一口酒,不亦乐乎,酒的含意和肉的含意混合在同步,形成另一种味道,那种味道很特别,那是罗山吃过最美味的烤肉。

“掌柜的,那是‘沙王蝎’赶紧走,我来断后。来人,护送掌柜的离去,如有闪失定斩不饶!速退!”赵老大声喊道,驱龙马前行,唐易紧随其后。

随后罗山又拿起一块肉卷了一块包菜放进嘴里,闭目咀嚼…众人一看,赶紧拿起肉和包菜放入嘴中,赵老也略微咋舌,心想一块烤肉而已,为何掌柜的如此之态。

“是!遵命!”随从刚想将中年人围起来,中年人看了一眼大千世界,带着几分威压说道:“文龙、文虎留下,文豹带其余人前去扶助。”

待将一块肉和包菜放入口中时,赵老大吃一惊,那肉如此的美味…转而闭目咀嚼,似乎进入修炼之中…

“是!”文豹领命带芸芸众生前去,文龙、文虎手握长枪左右站立。

“贤弟呀!你可害苦自己喽!吃了你的烤肉后,才知晓那才叫人间美味啊!”罗山惊叹道。

“唐小兄弟,前边危险,你速速退去与掌柜的在一道相比安全。”赵老担忧的商议。

“小弟,一份烤肉而已,哪天想吃自己都给你烤!”唐易笑着说道。

“赵老,在下也想见识见识,那传说中的‘沙王蝎’”唐易说完,驱马前行,可是唐易坐下的马肉体发抖,四蹄不可能迈动一步,那是与生俱来的恐怖,唐易伸手在马颈部拍了拍,那才让马安静下来,紧接着唐易坐下的马跟在赵老身后,当身当其境‘沙王蝎’五丈的相距,赵老翻身下马,手提龙胆枪,迈步向前,‘踏沙无痕’,被赵老施展的炉火纯青,‘沙王蝎’双螯张开,猛地向前一冲,带着沙尘袭来,赵老双足踏沙用力一蹬,肉体腾空,手中龙胆枪流光飘动,朝着双螯刺出,只听得‘嘭’一声,被螯挡住,龙胆枪未刺入一分。

“呵呵!好哎!”罗山笑了笑,自从遇见了唐易,罗山变了,变得爱笑了…

赵老借力朝后弹出落在沙地,心中一阵
大惊,“怎么可能?”‘沙王蝎’只是震退了两丈远。

不到半柱香的光阴,一只野猪肉被人们吃的整洁,“唐小兄弟,要不您受受累,考一只如何?”芸芸众生期盼的看着唐易。

唐易在身后,看的不可磨灭,一双锐目带着精光,望着前边的一幕,‘沙王蝎’被铠甲爱慕,唯一的通病就是眼睛和腹部骨节处,以赵老武王级别实力,仅仅将‘沙王蝎’震退,看来那‘沙王蝎’不可小看,最起码与赵老旗鼓卓越,在兽类级别中至少七级。

唐易被眼前的那帮人给镇住了,一只三百斤的野猪,不到一会儿只剩一堆骨头,那是何等意况!

赵老重新揣测一番‘沙王蝎’,手握龙胆枪,运转罡力,一道银色罡膜将身体和武器包裹,二次朝‘沙王蝎’冲去,施展龙胆绝命枪法,第一枪–梅花香自苦寒来,炎热的荒漠,一股寒冷之意立即蔓延,枪尖刺到‘沙王蝎’螯上刺啦一股热流冒出,淡淡的花香令‘沙王蝎’头有点眩晕,一只螯上被冰覆盖,
‘沙王蝎’条件反射,青色尾钩自上而下朝赵老刺来,赵老撤枪躲避,尾钩刺在沙洲上嘭一声,沙尘漫天。

“那肉太好吃了,是自家那辈子吃过最过美味的食品!”羽华天吧嗒吧嗒嘴,舔了舔手上的油脂说道。

紧接着赵老腾身第二刺刀出–星火燎原,一股温热顺着龙胆枪尖刺出,‘沙王蝎’赶紧用螯阻挡,嘭一声另一只螯挡住了那枪,那只螯马上被一层红色火焰覆盖,‘沙王蝎’一冷一热一阵疼痛,原地打转,尾钩呈鞭子状,呜一声向赵老抽了復苏,赵老心中大惊,借枪力朝半空弹起,躲过一劫,在半空中,凝神闭气,右手紧握,奋力抛出,第三枪–一挥而就,嘭一声巨响,六十六斤的龙胆枪,枪尾带着罡气如一道亮光,刺入‘沙王蝎’背部,赵老落地后,快捷撤回罡线,只见‘沙王蝎’背部噗喷出一股褐色、带着恶臭的毒血,毒血落在沙地上,滋滋声不断…

“大人,小老儿代表杜家村上上下下村民,敬大人一杯,本次要不是二老们相救,我杜家村全村上下几百口都要饿死,谢谢大人救命之恩!”老村长带着眼泪说完双手举杯朝罗山等人敬酒,杜家村男女老少全部出发朝芸芸众生跪拜。

赵老脸色有些苍白,手持龙胆枪,墨黄色的枪尖在沙洲中来回摩擦,将毒血擦掉,赵老大口的喘着气,体力鲜明有些透支,那三枪消耗了广大罡气,武者凝结罡气与丹田,普通搏斗时,不会抽取罡气,若遇强敌,才使用罡气,武王级别,可罡气凝形,呈丝状,或者呈绳状、网状、盾状、或者附着与兵刃之上,这样可增加兵刃强度,伸张破坏力。

“老人家,酒我们喝了,赶紧叫乡亲们起来吧!我们可接受不起!你们是李唐帝国的子民,理应遭到保养,那也是我们相应做的,无需行此大礼!”罗山起身赶紧扶起老处长,唐易众人起身走向村民,一一将其搀扶…

‘沙王蝎’转身,带着愤怒,用拳头大小的眸子瞧着赵老,赵老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唐小兄弟,我使出最后一击,你赶紧退,否则前几日大家什么人也走持续。”

那是杜家村老乡第五次吃上那样丰裕的肉食,好多肉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着实让老乡们开眼了。

听完赵老的话,唐易心中至极温暖尤其感动,萍水相逢,没想一个会晤不到一天的峨永州北斗,对协调如此照顾。

雁门关内一番庆祝,城墙上安顿的防守,也聚成一堆儿品尝着烤肉,肉的芬芳在雁门关四溢…

“赵老,费力了,歇会,让自己运动活动筋骨,一个畜生而已,居然在此盘踞多年,不知害人了几个人。”唐易说完,信步走上前。

暮色如此的雅观,玉兔东升,满月高悬,除了雁门关内的喧哗声,关外的虫鸣声给寂静的夜添了几分活跃,,城楼上文龙、文虎、文豹三人吃完东西在巡逻…警觉的目光不断的注目着雁门关外的动静,关外的地头两侧插了十几根三丈高的木桩,每根木桩间隔五丈,每个木桩都挂了一串淡红色灯笼,将雁门关外围照的不得了明亮…

“小兄弟,快点退后,你不是它的敌方!”赵老气喘吁吁的说完,身体微微颤巍巍。

那会儿,马蹄声渐进,一队军旅现身在雁门关前,一个士兵驱马前行,来到近前喊道:“关上之人何在?我等奉太岁之命,前来接手雁门关,请守城之人前来接旨!”

“赵老,放心呢!”唐易扭头说道,这时中年男子来到赵老身边:“赵老,别急先歇会儿,别忘了我那哥们儿也是武修!让他尝试啊!”

文龙看了看那队人马,确实是李唐帝国的军队,大喊道:“来者何人?请公告名姓?”文龙说完,文豹快速下城,来到广场。

赵老心里满是未知,但又不敢违背中年人的愿望,点点头站在边际,护卫们都站在中年男子身旁,将赵老也围住,做好防御准备。

走到罗山近前悄声说道:“掌柜的,关外来了一队军事,说是奉旨接守雁门关的。”

唐易,迈着碎步,优哉游哉的朝向‘沙王蝎’走去,一脸轻松,从怀里拿出一副手套戴好,在距离‘沙王蝎’三丈的位置站好,右手握拳,脚尖点地,腾空一跃,挥拳,‘沙王蝎’举螯阻挡,只听得一声‘嘭’,‘沙王蝎’被震退十丈开外,唐易落地后说了一句:“呵呵!抵抗力还足以!不精通您能挡我几拳?”

罗山听完,眉头皱了皱,起身离开广场,缓步上城楼,唐易和赵老也相继跟了上去。

‘沙王蝎’望着眼前的猎物,急迅奔来,咔嚓卡擦,双螯不断的侵犯唐易,尾钩也不时的开展突袭,唐易闪、转、腾、挪,一拳又一拳的命中‘沙王蝎’双螯,嘭嘭嘭的响动,一人一蝎,被冲击力不断震退。

“来者何人?请通告名姓?”文龙再度喊完,突然一只箭矢朝友好飞来,噗的一声,文龙脑袋一歪,躲了过去,箭矢射在身后的墙壁上,颤抖着。

这儿赵老张大嘴,不知该说什么?心想“怎么可能?他是体修?”

罗山二目如电,望着这队人马…

中年男子笑呵呵的望着唐易和‘沙王蝎’的应战,不断的点头,“不错!不错!”

“敬酒不吃吃罚酒,抗旨不尊,先给尔等颜色看看!”那么些战士喊道。

唐易和‘沙王蝎’大战了一盏茶的光阴,看准机遇,唐易双拳紧握,凌空一击,双龙出海,夹杂着呼啸声,双拳对双螯,嘭一声巨响,‘沙王蝎’的双螯,爆裂,多个螯钳已经不见,,霎时血肉横飞,灰色血液流出,唐易借力后退,运转罡气屏弃手套上的毒血,‘沙王蝎’仅剩尾钩,顿生逃跑之念,腹部的五只足连忙的朝沙地挖去,不一会儿身体被砂石覆盖,尾钩也逐步被砂石掩埋。

“城下是什么人的人马?可有虎符?报上名来!否则自身视尔等为外邦魔族,按李唐律令,擅自闯关者,斩!”罗山的话语带着威压,那股威压,令城下的马匹有些惊恐,原本平静整齐的行伍,突然间马匹乱了阵脚,一阵落花流水,噗通噗通,几十个兵士落下马,摔得鼻青脸肿。

唐易腾空跃起,双手抓住‘沙王蝎’的尾钩,用力一扯,将‘沙王蝎’从砂石中拉出,使劲一掰,‘咔吧’一声尾钩被毁,紧接着双手一轮,‘沙王蝎’在半空中打转,几圈之后,唐易顺势一丢,‘沙王蝎’斜着飞出,唐易取下弓箭,左手持弓,右手拉弦,嗡的一声,一道小指粗的弓箭飞出,只见二十丈的苍天中‘嘭’的一声爆响,一团黑黑色的血雾炸开,‘沙王蝎’遇难于此。

那顶大帽子扣下来,任什么人都抵挡不住,过了一盏茶的日子城下的枪杆子才再一次归队,一匹白马上,一个青春的男儿,穿着战袍走来,银盔、银甲、身披银色大氅,五官秀丽,剑眉、眼带幽光,瞳孔深处藏着一团赤红,手持一柄亮银枪…

唐易,转身来到中年人近前,看了看赵老,笑笑:“大哥,赵老,大家继续上路吧!”

罗山一惊,城下之人,与罗成一般无二,忽然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呵呵!贤弟,劳碌了!先坐下来,喝口水,歇会儿!”中年男子笑呵呵的说道。

“呵呵!我,罗成是也!今早前来,正是奉了太岁之命,尔等难道要抗旨不尊吗?”年轻男子笑着说道。

“唐小兄弟,修为了得,深藏不露,刚才多有触犯,请见谅!”赵老面带羞色,双手抱拳施礼。

“呵呵!抗旨不尊?圣旨不见!虎符不现!凭你上嘴唇碰下嘴唇,就要给您大开城门?”罗山慢条斯理,言语中带着疑问说道。

“赵老说的何地话,刚才若不是赵宿将其打伤,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将其制伏,说到底多亏了赵老!小子只是顺带着捡了个便宜而已。”唐易也笑呵呵的商谈。

“将圣旨呈上来!”男子说完拿出一枚金色虎印,一个老将从怀里拿出圣旨,双手举行。

“掌柜的,那是‘沙王蝎’的兽核。”文龙双手捧着一颗深红色的菱形晶体,献给中年人。

“哈哈…”罗山大笑一声,传音给唐易道:“贤弟,用你的弓将城下之人射杀,一个不留!”

“嗯!果然是七级魔兽,贤弟,那是您的战利品,收下吧!”中年男子说完表示,文龙将兽核递给唐易。

“怎么?圣旨、虎符就在本帅手中,为啥还不大开城门。”年轻人刚说完,只听的,噗一声,手举圣旨的兵员,一头栽下马,到地身亡。

唐易拿过兽核,看了看,冲着赵老说道:“赵老,那颗兽核依旧您老收好吧!借使没有您老先前的征战,我不能这么轻松的将其斩杀。”

“居然用假圣旨、虎符欺诈进关,尔等真是好推测!”罗山说完指令文龙:“一会儿向导十八骑穿戴好盔甲,出城迎敌!”

“唐小兄弟,那是你斩杀的,理应归你,老头子我可不可能要。”赵老拒绝了唐易的渴求。

“是!”文龙双手抱拳后,右拳在左胸口轻击了弹指间相差城楼。

“赵老,我要是没猜错的话,您老,现在正在瓶颈期吧!那枚兽核,对您老来说,然则一上升高的时机,我离开升迁还早着吧?拿了也用不到,白白浪费。堂哥,那枚兽核照旧你给赵老吧!”唐易说完将兽核放到成年人面前。

“哇呀呀!竟敢射杀本帅人马,该死!小的们,准备好攻城!”年轻人愤怒的喊道。

大人看了看唐易笑着说道:“赵老,既然那样,你就收下啊!日后得到兽核,你再还给贤弟一枚。天色也不早了,大家后续赶路吧!”

然则他却不知,自己手中的谕旨其实是实在,然而夜间宣读圣旨要求密咒加持,方可将圣旨内容投影于夜空中,才能开关进城,虎符的选择也是那般,密咒加持后,虎符同样会投影夜空中。

“谢谢掌柜的,谢谢唐小兄弟!”赵老收好兽核,心中的震动难以形容。

噗噗噗!的声息过后,整齐的阵容,乱作一团,应声倒地的战士,被马匹踩踏后害人过半,男子披露丑恶,胯下白马,立即成为一头红色魔狐,月光的映照下,表露锐利的牙齿和爪子,四只藏黑色的眼珠,如同蓝色的小灯笼般。

“赵老,择日不如撞日,我看您老现在回炉了吗!我等为你护法,路途遥远,您老早点擢升我们一路上也多了依赖,小叔子你看哪样?”唐易说完看了看中年男子。

“呵呵!原来是魔兽变化而成,假的不可磨灭真不了!”罗山笑声中带着一股嘲讽。

“那样更好!赵老你飞快炼化吧!文龙布置一下,查看上周围是或不是还有如何异样,及时做好防守准备。”中年男子说完指令到。

“赵老你自己二人,下去屠魔,贤弟在城楼上进展击杀,幸免魔兽爬城,文龙速速指导十八骑出城!”罗山说完,脚尖点地从须弥袋中抽出凤离枪,一股紫色火焰朝小伙子袭来,赵老手握龙胆枪,对准魔狐飞刺而去。

唐易,开弓射箭,‘九连环’不断射出,城下的枪杆子,死的死,伤的伤。文龙引导十八骑,身穿灰色玄铁盔甲,手持藏蓝色钩镰枪,腰跨弯刀,一骑绝尘,枪过之处,士兵立即命陨,刀过之处,士兵连人带马被斩为两段,血腥味儿在雁门关外飘荡,青年男子带来的军队无毕生还。

罗山,与青年男子战在一处,你来我往,男子一招‘瞒天过海’,亮银枪顺着自己手臂,朝罗山斜刺过来,刁钻,诡秘的枪法,被男子利用的这么一箭穿心,罗山一招‘枪扫寰宇’将男子的亮银枪挡到一旁,顺势,一招‘倦鸟归巢’直刺男子哽嗓咽喉,男子横卧铁马桥,躲过此招,脚尖点地,向后一蹬,倒着划出五丈远,地上又是两条浅沟。

“堂哥!又来一个耕地的!”唐易说完,城楼上芸芸众生一阵哄笑…

男儿听到唐易的话,格外不明不白,什么又来一个耕地的?

“贤弟,那些耕地的固然了,八个蹄子,长得太细,耕地不得当!”罗山笑着说道。

赵老运用罡气对着魔狐一枪刺来,带着一股龙息,直奔魔狐面门,魔狐急迅躲开,地面上轰的一声被炸了一个深坑,魔狐张口吐出一个气团,向赵老袭来,赵老用龙胆枪轻轻一拨弄,气团带着啸叫声射到悬崖上,嘭的一声,山崖被轰出一个宏伟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