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将棠梨煎雪永利娱乐网址,岂能独缺一场纷纷扬扬的雪

       
烫一壶酒,焚一支香,品一杯甘醇,围炉夜话一轮月。当寒意浸润在春日的每一寸角落,岂能独缺一场纷纷扬扬的雪?

棠梨煎雪——《腐草为萤》专辑收录

       
南方的雪可遇不可求,从不轻易到访,一下起雪,便将整座城都染上沉重的诗情画意。可来也迅速,去也匆匆。没几日,艳阳下已融化大片冰白。既然留不住,倒不如做些什么来凭吊。古人爱踏雪寻梅、烹雪煮茶,方今倚楼临窗,听一曲雪落倾城最应该。


图片来自网络

作词:商连

《棠梨煎雪》

作曲、编曲、混音:灰原穷

作曲&编曲:灰原穷      填词:商连      演唱:银临

笛子:周小航

图片来源于网络

演唱:银临

       
“旧岁采得枝头细雪,今朝扬尘胭脂梨叶,轻挼草色二三入卷,细呷春酒淡始觉甜。”


       
说起《棠梨煎雪》,可谓是古风圈必听曲目之一,叙写了清甜醉人的闺蜜情。

又是一年棠梨初发黄蕊时,可曾记当年扶持摘得棠梨缓缓归?雁字传书,寥寥数语,天涯两端,各自珍贵。唯盼酒暖花深时,共将棠梨煎雪,洗一身风雪。

       
从懵懂时光的相依相伴,到长大后的各奔天涯,虽相隔千里,姐妹情谊不减。对过往的追思,对玩伴的悬念,对季节轮回与人生的解读,随着潺潺流水声淌过心扉,轻快的音律初次听闻,已使人不知觉地沉醉。

企望银临的这首《棠梨煎雪》可以带您回去与小姐妹携手玩乐的愉悦时光,不管沧海桑田,都能在回顾这段时光时,感到暖和和庆幸。

       
最值得表扬的,是清淡不失俏皮的歌词,勾勒出一副梁国闺阁才有的精致生活图卷。当青鲤游来小溪,山中春色正好,你自己栽下的棠梨树已披露新蕊。转眼大雪到来,果实缀满枝桠,你自我嬉笑共采。

青鲤来时遥闻春溪声声碎

嗅得手植棠梨初发轻黄蕊

待小暑悄过 新梨渐垂

来邀东邻女伴撷果缓缓归

2018年采得枝头细雪

今天扬尘胭脂梨叶

轻挼草色二三入卷

细呷春酒淡始觉甜

依然是宠爱枕惊鸿二字入梦的季节

烛火惺忪却可与他漫聊彻夜

初春十一月 酒暖花深

便好似一生心事只得一人来解

岁岁花藻檐下共将棠梨煎雪

自孩提至你自我某日辗转海外

天淡天青 宿雨沾襟

一年一会信笺却只见寥寥数言

雨中灯市欲眠 原已萧萧数年

似有故人轻叩 再将棠梨煎雪

可否消得

您一同而来的半生风雪

       
二零一八年枝头的雪,今朝扬尘的梨叶,微甜的酒抿一口细品,那时秉烛畅谈,却不知终将天各一方。自此一年一会,信笺也不过寥寥数语,可自我知互相的悬念从未截至。这一夜雨中灯影阑珊,只听叩门声响,你减缓走来,原来你自我已走过半生风雪。

注解:

       
雪无根,却落在枝头;梨有根,梨叶却零落成泥。这极具辩证美学意味的对比,仿佛隐喻了人生中的些许无奈,譬如发小的分别。可纵有悲伤,却无悲观。全歌偏以敏感活泼的曲调,倾诉友情日久弥新,淡淡的迷惘中尽显美好期许。

1、棠梨:植物,喜光,耐寒,耐旱,耐涝;树形精彩,花色洁白,秋叶绿色;结果期早,寿命很长。

《千山雪寂》

2、胭脂梨叶:胭脂,即黄色,棠梨叶子在冬日转红。

作曲:少司命、韩潇    编曲:灰原穷  填词:清水秋香   
演唱:少司命、凌之轩

3、惊鸿入梦:未找到注脚,参考惊鸿照影(惊起的鸿雁留下的阴影,形容事物的时光很短,只是留下一点痕迹。),可否知道为过去短暂的欢愉时光。

图表源于网络

4、总角:童年,后汉少年的人把头发扎成髻,头上有多个发型组成的角。

       
“冥冥错落光阴,泠泠吹雪孤笛。夏季冬夜,什么人又为自己奏起?七夜雪寂,一世人心。”

       
这是为奇幻小说女掌门沧月的代表作《七夜雪》创作的同事歌曲。无论是否看过原著,都会被词中的哀婉深深感动。

     
《七夜雪》讲述了白热化中的凄美爱情。鼎剑阁主霍展白为救昔日恋人之子,求助药王谷主人薛紫夜,五人渐生情愫,因不同立场,均埋藏心中。

       
薛紫夜深知顽疾无药可医,以无比药引拖延,不顾自己寒症设法寻找疗法。而当他再遇儿时玩伴,故人已成杀手瞳。与此同时,一位唤作妙风的奥迪Q3皇子也对子夜看上相许。风波四起,凶险难料,江湖儿女的爱恨情仇都被皑皑白雪湮没。

       
该曲是基于原著衍生的剧情歌,以女主角薛紫夜的观点,叹她所伤,悲她所痛,怜她所逝。那一袭紫衣的女性还在梅下温酒,却不知何人是对饮的恩爱。陌上的风吹得狂烈,悠扬笛声却吹不散人世的荒僻。

       
霍展白、妙风、瞳,乃至她深爱却亡故的雪怀,每个走进薛紫夜的男儿都带给她不同的爱与痛。无人知晓,谁是什么人宿命中的缘,什么人是何人解不开的劫。

       
归根结底,《千山雪寂》诉的是分别。连绵雪山见证了一个个故事。跨越山峦,穿过雪海,故事终会落幕……

《千樽雪》

作曲&演唱:许多葵、贰婶    编曲:潇儿    填词:苏陌如

图片源于网络

        “饮罢千樽雪已老,孤山遗失白头人。”

       
鸾凤鸣原创音乐团队历经2年,为国内知名娱乐《剑侠情缘网络版叁》(以下简称“剑三”)打磨出一首同人曲精品。

       
全歌在一老一少的对话中开展。大唐天宝年间,安史之乱暴发,藏剑山庄与叛军血战数日,终寡不敌众。宁死不降者均投身祭剑炉。

       
不久,叛军首领离奇暴毙,据说是一位妇女所为。她乃纯阳派女冠,因闻一藏剑门人投炉而亡,在手刃敌人后,选取殉情而去。然,这门人竟活了下来,随后的几十年都在苦苦找寻女人下落,年复一年,情缘再难圆……

       
曲末,说故事的年长者落下泪来。或许,他就是这位藏剑弟子;或许,他是这段情缘的末梢一个证人。世间最大的伤心,莫不是有缘无分。

       
人生如梦,因缘难解。有些许擦肩而过,意味着再也不可以相见;有多少阴差阳错,错成了阴阳两隔?都道造化弄人,也叹天地不仁,偏将痴情化孤坟!

       
饮下千杯雪的人现在早已苍老,白头到老的相约却一筹莫展兑现。可以说,这首男女对唱的古风佳作不仅久听不厌,更完美诠释了剑三中的侠骨柔情。2年磨一剑,处处是悲喜。这多亏该作奉上的最大诚意。

《一处风雪两衰老》

作曲&编曲:天然ボケのYuu    填词:沈虞初    演唱:嫌弃

图形来源网络

      “可有故人相逢于雪路尽头?风雪满肩后沉吟良久。”

       
那依旧是一首为剑三所作的同人歌,若您对侠义情长的江湖意犹未尽,定能从歌声中寻觅到一个世外桃源般的秘境。

       
与叙述藏家山庄与纯阳学子爱而不得的《千樽雪》不同的是,《一处风雪两年迈》将故事锁定在万花谷。

       
这里是大唐一时思想最超前、气氛最轻易的地点,容纳天下奇人异士,包罗三教九流。一时间,谈笑有学者,人人心驰神往。不过,仙境终究不属于人间,既沾染烟火气息,免不了要卷入武林纷争。

       
通过开场念白可知,一个个怀揣梦想的青年人从谷中走入红尘,一场场大寒也将青丝染上了白。去时路总是走得潇洒,殊不知归途茫茫。出走半生,少年可否还似当年?过尽千帆,旧梦是否依稀?记得也罢,遗忘也好,人生之路永远无法回头。

       
在命局的转轮中,我们都曾渴望一片净土,却雾里看花净土不过是一场幻想。大家都曾大力挣脱净土的呵护,憧憬着远处的领域。可在这俗世尘缘转了一大圈,也只是把年纪新添,磨平了人性的棱角。

       
万花谷的花海开了又败,败了又开,你自己的一生就在那曲终人散的两地鬓白成雪。

《剑雪归藏》

作曲:惟有阴影    编曲:邓大片    填词:天韵晓晓     
演唱:小曲儿

图形来自网络

      “雪映月光诉无常,剑入江湖两相忘。”

     
假设您觉得古风曲目只可以传达哀婉忧思,就要失去不少心理佳作了!这首《见血归藏》无论在歌词仍然曲调上,都带给听众无限振奋!

       
一剑在手,天涯我独闯;风流意气,不问成与败;雪落成殇,梦里笑痴狂。这是初听时,我脑海中跳出的字句。江湖一直都是一个传奇,既有英雄争霸、尔虞我诈,也有率真、惺惺相惜。最令人着迷的,依然剑客们目空一切的狂劲。初生牛犊不怕虎,年少轻狂战昆仑!

       
剑,是恩怨杀伐的剑,也是守护正义的剑。雪,是冰封人心的雪,也是洗刷污秽的雪。在歌中,两者又被演绎出另一种心潮澎湃洒脱。“踏雪引歌”、“侠骨留香”……男儿热血彰显得透彻。

       
什么人人都想做天下第一,何人也无法成为千古的天下第一,真正的大无畏不问输赢,只凭一颗真心,行人间正道之义,做问心无愧之事。

       
举起剑容易,放下剑很难。每一位退隐侠士都有着路人不可以参透的计谋。像渡一场劫,走过了风华雪月,逃离了纷纷扰扰。像面对围墙,外面的人想走进,里面的人想出去,最终心都要回来属于自己的地点。

图表来源于网络

       
乐音初起,情归何处?心若无尘,皆是名胜!沉睡千年的回忆仿佛已被一首首古风歌曲唤起,翻山越岭的涉水只为再续一段不朽的“雪中情”!

       
雪有尽时,花有衰老,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唯一恒久不变的,是时刻的步伐从未停歇。而在仓促逝去的年纪里,融入无限真情的音乐,或许便是最好的慰藉。闻暮雪泛香,观四季更迭,就让缱绻情思与如铁雄心,演绎人间未了情!